吴新宇新乡土诗选(八首)

┌2012-09-09┐┌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衣袂
 
由一些破碎事物
拼聚而成
在风口浪尖经受
誓言的考验
 
再享受被棘藜环绕的
草莓。花枝美丽的陷阱
骗过原野,让微笑的伤口
交出学费
 
没有什么比这
更轻巧,宛如沉睡中
飘过水面的梦
和梦里飞扬的辞藻
 
你的风度在云间出没
在盐水之中,在火里
在平缓的山坡,谈论
秋天橙色的光亮
 
乌鸦站在屋顶,模拟
你的姿式。它的目光射出
黑色的箭矢
直指脚下的草坪
 
我就躺在这草坪上
听任自己破碎 然后
聚拢。听任自己的身体
变成流水
 
哗哗,淌入爱情温暖的
下水道。而你的衣袂
依然猎猎如旗
不断抽打我的上空
 
 
穿着雨衣的拐角
 
穿着雨衣的拐角
静如一枝伤残的玫瑰
夜刚来过。它停留了很久
却什么也没看到,包括
那两个迷路的家伙
 
拐角突然鼻青眼肿
脸捂住都来不及,只好躲进
一场交通事故。爆过的轮胎
重新喊了一声
听到刺鼻的橡胶糊味
 
拐角再度穿上雨衣
神情暖昧,遗落在粗浅的风里
这个春天语句不通
泥泞堵塞了每一个词
始终吐不出最想说的那句
 
好不容易,拐角脱下了
他的雨衣。挂在三月枝头
水正好滴在春天的前额
“我的鞋子浸湿了。”你说
我二十年的等待竟然无动于衷
 
 
一声枪响
 
原以为二十年等待
会长过一生。现在回头望去
那不过是一声枪响
砰——便击中我内心
让它碎裂成艳丽的花瓣
 
这个春天,盛满阳光的火药
我知道总会被某一枪
击中,幸福地流血、流泪
并为所有空洞的日子送行
 
另一部诗经,闻声溯流而上
它的源头是你披散的发丛
词语随风而坠,缤纷于
宁静的湖面。我忽然发觉
我们的每次对视都是一生
 
你说,有一片林子总在那里
在肝脏附近、心的隔壁
在你痴迷凝望中转身的一瞬
为什么总是错过?
 
我把笑容悬挂于你的泪眼前
这张帘子不能遮风蔽雨,只给你一个
晴朗的暗示。象一张沙发的图片
看着舒服,不由自主地
深陷其中
 
二十年就是在沙发上坐一坐
高速列车一晃而过,沿途风景
如浅薄的悲伤和轻快的欢乐
包括柴米油盐,悉数没收
 
一场阴谋早已瞄准时间的靶子
一粒子弹注定要射出
并被我挡住。这粒行走了二十年的子弹
终于在我的疼痛里
找到自己的位置
 
 
太阳在天庭歌唱
 
太阳在天庭歌唱,这位
唯一的歌手,嗓音宏亮
它穿着金色的袍子,象一只
巨大的、胖胖的蝙蝠
栖落在洪水汹涌中的桠枝
 
树被淹没,春天被淹没
成为水底一个腐烂的花园
一些诗句死鱼般浮现
浑浊的意象,让太阳看花眼睛
张开的喉咙里竟然遗失了歌词
 
你接着唱,你也是天庭
唯一的歌手,只不过长期住在
广寒宫。你亲眼看见嫦娥
被寂寞的乱棍打死,于是
勇敢地逃离,身后拖着一颗流星
 
你要做太阳的女人。眼里
柔和的光焰盛满痴情的月色
你砸碎一只酒杯的影子
并把碎片变成翻飞的鸟群
它们一齐向太阳壮烈地扑去
 
花一万年等待、一千年相识、
再用一百年在同一条路上相遇
而一见钟情只需要30秒
太阳拥抱你的时候
洪水是一面明镜,万物湮灭
 
独你,凌驾于洪水之上
俯视飘浮的岛屿,宛如最后一枚
邮票。所有信件堆积在上帝的船舱
找不到地址。太阳宽阔的嗓门里
塞满干瘪而抽泣的游魂
 
你被落日融化,歌声仿佛
散落的羽毛,镀上黄金
遁入夜的深谷。你成为世界
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最重要的一个音符,从弦上跌落
 
这粒黎明的种子,最终
在黑夜爆发,将一个残忍的月份
轰炸成世纪灾难,但我们
听不到任何声响。我们只是傻乎乎地
聆听你来自白垩纪的歌唱
 
洪水渐退,露出万古洪荒
露出无机物的手臂和有机物的胸膛
露出疾病和欲望的苗头
露出煤的灵魂和森林怯弱的眼光
露出你的乳房和赤裸的脊梁
 
 
月神
 
黑夜象一个肥胖、丑陋的妇人
但她怀里藏着火种,藏着生命
最大的秘密。一朵荷莲
拼命在黑夜里绽放。它不需要
突出重围,它用明白晓畅的语言
昭示被围困的情感,从而抵抗
浅薄的涟漪和轻薄的岸
 
你从水中升起,水和你一同上升
黑夜血压增高,心跳加速
厚颜的面庞竟闪过红晕,仿佛
经过无数年代的彩墨,找不到
当时落笔的痕迹
灵感早已漂泊无归,一株枯枝
忽然萌发人面鱼纹盆的回忆
 
月融于水,高于天庭
正好与古老的屋脊平行
宁静的玉帛被群星撕裂
道路蛇一般出没,孩子的哭声
吐出被吞噬的脚印、鱼的骨头
和一只顽劣的猫头鹰
森林收集着夜晚最浓重的阴影
 
上帝塑造的最后彩陶,悉数
兑换成月光的货币,在崇山的柜台前
计算卖出一册黎明的成本
诗歌是你永恒的玩具
拒不和他人分享,拒不出售,拒不交换
直至早晨送上一篇优美的散文
而你挣脱时间的链条,进入神的命运
 
月,我听到你低低的吟诵
伴随莲花的和声。在黑暗的莲芯
浓缩着这个春天所有的疼痛
我喜爱穿破夜色的花朵
喜爱一只蚂蚁孤独的爱情
喜爱从钟表里渗漏出的黄金。月呵
我感觉触摸到了你光滑的衣襟
 
你伸出修长的手臂,挽着沉默
与谶语。你温柔地洗涤世界的
每一个伤口,你把莲花安置在
夜的中心,清清露水的中心
荔枝般丰满的白色火焰中心
你让那些渴慕象你一样洁白的人
迷失在你的光芒之中
 
 
野外
 
在野外,想象一场战事的
发生。想象春天已走远
再折回来。想象树林的
腹部,柔软的草皮上
雨水和长脚蚁的盛宴
 
做一道测试题∶
植一片绿到自己的内心
要花多长时间
再长成柔软的草皮
要花多长时间
 
答案很久才出来——只要
一瞬。一瞬中的某一个片段
象一瓣苹果,或一册
书页,或很久很久以前
一张笑脸的侧面
 
野外没有平原和高原
野外是扎紧的一只小小包裹
从梦想或比梦想更远的
地方邮寄过来
因超重,而加倍地让快乐付费
 
我们就躺在树林的
腹部,柔软的草皮上
看到鸟群在树梢密谋
看到白云邂逅春水的故事
在竹叶间悄悄传开
 
我们小心翼翼,因不想
成为故事的主角而被
一颗石子绊倒。你拾起它
扔到另一片林子里
打碎一只等待泉水的瓦罐
 
 
紫云英
 
天空飘过云朵,触不可及
理想只是一场紫色的梦幻
死亡与生存之间,隔的那张纸
就是土地
再没有什么奇迹
稻子和高粱足以托付
开花只是表达爱情的方式
 
无法抵达粮食的内心深处
我想,饥渴也是一些植物
把人类的心灵覆盖
装饰一种美丽。希望
总是在缺失的地方发生
这正是我的履历
填写在河流开始激动的时刻
 
我依旧平静
春天的风,使雨和阳光
具有同一种风度
树上长满了可以象征的东西
我读不懂
我只知道亮地一闪
那是我最后一次呻吟
 
猫、白云、落叶,次第走来
我在一条路上奔跑
花也不开了
有人喊我的名字,那是诗人
我没理会他,继续向前奔走
如果不及时赶到秋天
那将贻误我的一生
 
 
姐姐的村庄
 
麦穗飞扬的村庄
是我的向往
 
脱下城市的鞋子
姐姐,我想穿上你缝的衣裳
 
我还记得你站在菜地里流汗
小菜们长得发达兴旺
 
姐姐,你的脸膛黑里透红
正好作我人生的封面
 
从你嘴里弯曲的小河
是我存放童年的地方
 
姐姐,你还挑着水桶翻过山坳吗
山坳太高,你歇会吧
 
你唱的歌子已变成蝴蝶
常常钻进我脆薄的故乡
 
姐姐,在所有的人群中
我只记住了你的模样
 
姐姐寂寞的村庄
是我的故乡

(作者:吴新宇

____
  • 熊国华
    熊国华
  • 谭克修
    谭克修
  • 胡的清
    胡的清
  • 雪马
    雪马
  • 谭仲池
    谭仲池
  • 刘虔
    刘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