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马诗歌《我的祖国》(小辑)

┌2015-04-14┐┌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我的祖国》
我的祖国
只有两个字
如果拆开来
一个是中
一个是国
你可以拆开来读和写
甚至嚎叫
但你不可以拆开
字里的人们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天空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土地
不可以拆开这两个字
合起来的力量
如果你硬要拆开
你会拆出愤怒
你会拆出鲜血
 
《减法运算》
我的一生
不得不在做减法运算
首先减掉幼稚、天真
然后减掉童心
再减掉无知、减掉愤怒
减掉狂妄、减掉疼痛
减掉快乐、悲伤
减掉身体内的寂寞
减掉脑袋里的幻想
减掉思维和细胞活动
减掉亲人和仇人
减到地下继续减
首先减掉光明和喧闹
再减皮减肉
减掉一身壳
减到白蚁对白骨
 
《雨敲窗外》
雨在窗外敲土地
敲敲这头  敲敲那头
敲敲世界的外壳
这滴雨敲过苏州
那滴雨敲过唐朝
现在全都敲在
我的窗外
它们一生动荡不安
今天敲着中国
明天去敲欧洲
敲敲黑夜  敲敲白昼
敲敲地球的那边
 
《天黑下来》
天黑下来
一些事物的轮廓
模糊起来
隐在暗处的生物
凸露出来
有的飞翔  有的鸣叫
它们的一生
吃着黑长大
裹着黑死去
山远了  树远了
远在远处的灯火
渐次扭亮
 
《一滴湖水》
一滴,白马湖的水
爬了一年的山
走了一年的路
今夜,来访我的心
 
它在我的鼻梁上彷徨
不知该迈哪一步:
 
我的左眼太潮湿
我的右眼太干燥
 
今夜,坐在屋檐下
不问水归何处
只闻水的味道
 
《河水在流》
一条河流
趁夜色恍惚
逃离了乡愁
在去城里的路上
被一缕月光拦截
盘问它的身份
群山在身后
一步步撤退
留下一路叹息
水里的鱼
耐不住寂寞
纷纷出水
托风去打探
雨的下落
两岸的猿声
来不及啼
就被黎明出卖
水在河里流
流不出音讯
空流一宿
 
《雪沙敲门》
雪沙在门外
沙沙敲门
敲雪马的门
冬天此刻
正在变薄
变锋利
也变脆弱
雪马斜卧床头
解读寂静
雪的语言
已到了心口
却无处翻译
夜刀雪白
在窗外出鞘
 
《棉花姑娘》
我在故乡的田野里
与一朵棉花
似曾相识
它是位女性
它在风中开屏
露出白臀
让我下半身坚硬
三十年前
也在这块土地
我和她的祖先相遇
只是那个时候
我很小很小
小到让我辨不出性别
小到没有性意思
 
《月亮吃人》
月亮照着吃饱了饭的人
月亮照着吃不饱饭的人
月亮照着很想吃饭的人
月亮照着不想吃饭的人
月亮照着不能吃饭的人
月亮照着空想吃饭的人
月亮照着照着
只能照吃不了饭的人
 
《杀死一个人》
杀死一个人
比杀死一头猪
要容易得多
杀猪要出栏
还要磨刀
而杀人有时一句
随口溜出的脏话
就可以致命
 
《骨头会烂的》
骨头会烂的
烂在花骨朵里
做了隐士
不过,还很怀念
有血有肉
包着皮
到处乱蹿的日子
 
《雪落村庄》
雪落在村子里
身子太单薄
覆盖不住物体
却很安静
停留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
被车轮声
和阳光所带走
 
《坐井观天》
那只黑青蛙
有天睡醒来
对这个成语的词性
开始了怀疑
若放到精神层面
完全可以有异议
它说:在井底
我只是小孤独
它说:在井外
你们是大孤独
 
《空中蜘蛛》
一只蜘蛛
悬挂在
一根电线上
默诵诗篇
远处一轮落日
派出余光
来打捞诗语
秋风吹来
蜘蛛微颤
它停顿下来
缩紧了身子
想用细腿
去勾住
一缕黄昏
 
《雪来南方》
雪来南方
走了一整年
用一个夜晚
白了元旦
推窗远望
山白得参差
水白得断续
白了两天
就走远了
走到断肠处
麓山寺里
木鱼的心事
仍在夜里
沙沙作响
 
《雪花落下》
每一朵雪花
都包裹着
一滴泪
要落到地上
才能化
声音好轻
轻得不能听
只能看
雪花从天空
落进嘴里
 
《影子在水里》
影子在水里
有时看见  有时不见
有时若隐若现
踪迹更是捉摸不定
打着灯笼
光芒照水  水是暖的
夜是凉的
影子是空的
 
《妈  妈》
坟墓  坟墓
你好  你好
我是雪马
请把门打开
我要进来
看看我妈妈
 
《我可以再进去吗》
我可以再到
你的胎盘上
酣睡一下吗
妈妈,我知道
你已经老了
也会很痛的
可我活着好累
还不想窒息呢
 
《玩泥巴》
玩泥巴  玩泥巴
我把红泥巴
雕成漂亮的妈妈
 
玩泥巴  玩泥巴
我把黑泥巴
塑成快乐的爸爸
 
玩泥巴  玩泥巴
我把绿泥巴
捏成可爱的妹妹
 
最后我把黄泥巴
甩成顽皮的雪马
它的小手里
还攥着泥巴
 
《江  南》
一滴梅雨
落在西湖
惊动了江南
杨柳岸
晓风湿了月光
光下无影
口吐宋词的女子
南山下垂钓
钓一湖水墨
一不留意
染了风寒
连夜撤回临安
古塔的钟声
夜半起来咳嗽
咳了千年仍旧
无人来疗伤
青山斜了
水乡瘦了
江南一点点旧了
 
《雨  夜》
雨下了一会
停在了三更
打更的人
已去了古代
与周公下棋
剩下二更
无人敲打
寂寞的心想起
遥远的事
雨事纷飞
一绺一绺
打了三年结
结开楼空
雨细无声
屋后的麓山
落满了白霜
 
《闺  女》
待字闺中的姑娘
听到雷声
便走出闺怨
在楼梯口
她撞到了春风
乱了方寸
门外的燕子
迎风而剪
却剪不了
遥远国度的信
一页一页
沾湿了院内黄昏
 
《打  坐》
雪停了
停在了伤口
满口是禅
解了一冬的痂
窗外无雨
一匹马骑着夜
奔跑了一生
红尘已空
春风不归
后山古寺
阿弥陀佛了
一千年
 
《静  坐》
雪还在枝头逗留
桃花已在春风中怀孕
谁的种子
问院内主人
已去经年
隔窗而望
墙上女子
跑到宋词里打嗝
一嗝就是一百年
而嗝声出墙
惊醒了院外桃花
桃花朵朵香
佛门节节开
屁大的事
一个人
打坐了一下午
 
《空  遇》
天亮了,地黑了
这一世
我来到人间
为了与你相遇
不舍昼夜
山远了,水长了
月光下
我打坐往事
你眺望前程
红尘已锈
 
《归  去》
再走几步
就到了深秋
枫叶已深思熟虑
在树上做最后的祷告
祷告瓜熟蒂落
祷告春风来信
一只梅花鹿
在湖边独饮风光
风从北面吹来
吹落了忧伤
雨的脚步
来自南山
还在黄昏里
弹奏不止
不如归去
学夕阳西下
 
《奔  跑》
我从一座村庄奔跑到一座城市
我从城市这头奔跑到城市那头
我奔跑在城市里的街头
我在街头的人群里奔跑
我从白昼奔跑向黑夜
我从男人奔跑向女人
我从灵魂奔跑向肉体
我在所有事物上奔跑
我在快里奔跑
我在慢里奔跑
我在累里奔跑
我丧失了奔跑
我还要假装在
奔跑
 
《路  遇》
在一个路口
他撞见了他的过去
他们拥抱、哭泣
一度失语
用泪水清洗
三十年的误会
现在他们枯老了
蹒跚迈进一家餐厅
腋下夹着一堆旧时光
安然就座
然后他们掏出
身体内的密语
放在餐桌上
供彼此享用
剩下的打包
带走
 
《命  运》
命运曾纠结我
叫我无所适从
老是埋怨
埋怨它的不近人情
也不懂风情
埋怨它冷漠
残酷
偶尔的温情
只是在黎明的那一刻
到来
现在我已不把它
当回鸟事
在入睡的时候
我已经咀嚼掉
 
《活  着》
喧嚣浸淫着这个世界
也浸泡着我
我不绝望
我已习惯这个时代的寂寥
和时间的虚无
它们常常扒开我的皮
与我的肉狼狈为奸
一声不吭啃着我的骨
噬着我的髓
连一点呻吟也不放过
只有我的血还在
我的血管内来回奔走
从伤口流出愤怒
令我的器官起义
背叛身体内的黑暗
当我活生生
被生活强奸得
面目全非
只剩一根骨头
骨头里空空如也
我不埋怨
这是我活着的影子
我要让这根瘦骨头
含在别人的嘴里
想吹的时候
吹一曲《长恨歌》
解一解黑夜的闷
也证明我曾活过
也曾奔跑过
哪怕奔跑是我
一生最憎恨的姿态
我知道人
即使在母亲的子宫内
就已经开始了流浪
所谓故乡无非就是奔跑者
一生想回去
却永回不去的墓地
我现在活着
虽然有时也孤独
甚至暗自流泪
但我尽力让我的灵魂
还保持一点湿度
不至于在死前
被这个世界完全榨干
 
《外  婆》
我见到外婆的时候
外婆就已经躺在床上
外婆躺着说话
外婆躺着呼吸
外婆躺着拉屎
外婆躺着吃饭
外婆躺着给予她的
孙子和外孙关爱
外婆躺着任亲人们
侍弄她的残年
外婆躺着望窗外
从黑渐白再由白染黑
外婆躺着听世界
在咳嗽中走近又走远
外婆躺着咳咳着躺
一躺就咳了十年
有时咳痰
有时咳血
有时咳不出
任何东西
外婆总是没日没夜的咳
想把疼痛和寂寞
一起咳碎
想把那颗破碎的心
咳出来
再发芽开花
让天堂的外公再来采摘
然而,外婆她
到死都躺在床上
没把痨病咳碎掉
1993年,八十岁
生日的前一天
外婆提前结束了咳嗽
结束了她小屋内
被她咳得纷乱的
光明与黑暗
结束了亲人们的
牵挂和忧伤
 
《乡村的风》
从池塘那边
吹过来的风
徐徐吹拂着我
吹散血液里的躁气
吹醒细胞里的睡眠
那一刻,我以为
我可以忘山忘水
忘天忘地
忘却尘世的累
一只鸭子
一群母鸡
在我脚边叽叽喳喳
团团打着转
它们怀念
即将上餐桌的同伴
不能出声相唤
今夜元宵在即
明晨村人离巢
多少愁絮
在花间叶丛
沙沙作响
无人去翻译

《牙齿总想咬点什么》
我的牙齿
老想咬破些什么
咬去了光明的皮
咬掉了黑暗的肉
世界在我的嘴里
只剩下一副空骨架
我的上牙还在敲着
我的下牙
敲到骨头都空了
敲得牙齿也碎了
 
《我所见到的蝴蝶》
我所见到的蝴蝶
是没有骨头的
倒有易碎的肉
从花的世界里,它们
探出带尖嘴的头
告诉你:这个是有毒的
那个才是香的
其实飞到天空
它们也是有骨的
只是骨长在飞里
 
《我的体内有一座山》
我的体内有一座山
山上有一间房子
房子里住着
一位诗人
诗人终生不出门
偶尔打开窗户
唤一缕白云
喊作故乡
身体终会老
乡愁却不死
我常常放慢脚步
张大嘴巴
吸入空气
吐出诗骨
 
《穿过一座城市去见一个人》

(作者:湖南诗人网


相关阅读:

____
  • 海上
    海上
  • 江堤
    江堤
  • 邹岳汉
    邹岳汉
  • 曾冬
    曾冬
  • 李少君
    李少君
  • 于沙
    于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