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荡子诗选

┌2013-10-14┐┌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可能只是一时的无措 
 
一个颗粒无收的人,还要活着,就会欠债。
一个走投无路的人,还要走下去,
他会有怎样的行动?
欠的永远欠下?走下去将不再拥有方向?
他在跑,你在追,比的不是速度?
那其中包含什么奥秘?是兔子掉进深水,
还是乌龟埋在洞里?
一砖一瓦,广厦千万间,谁在颠沛流离?
阿斯加,你见过他们的模样,
你见过悬崖峭壁,或深渊万丈;
眼睛红了,视力所到之处都在燃烧,
眼睛黑了,天紧跟着就会塌下;
你见过麻木,那死鱼的眼睛盯着前方,
它可能只是一时的无措,而非惊慌。
 
 
他们丢失已久 
 
残渣、碎片和污染了的水,以及不再流动的空气,
你让它们融于一炉,亟待新生,重现昔日的性灵;
你也应该去探访那些还在路口徘徊的人,他们丢失已久,
尚不知,你已把他们废弃的炉膛烧得正旺。
 
 
安顿 
 
声音有自己生长的方向,花朵和果实,
也都要遵循自身的意愿。
唯独你,一点一滴围住他,不声不响,
让他习惯挣扎,奔走于刀尖
 
然而在你的身上,猫的脚步和虎的长须,
这两个极端的属性,终而统一,
他会跟你醒来?若他翘首以盼,
则把种子安顿,连伤口也遗忘。
 
 
你把一滴光阴扳成了两半 
 
我一度相信那神奇的液体,出自深山,
或者一条僻静的巷子,经一双老了的手,
慢慢酿制,且要深谙火候,
因为发酵――在一只捂好了的木桶里
 
而那些流逝得太快的时光,应当留给他们
他们热衷丰收,满足于颗粒归仓
让他们夜以继日,张灯结彩,车水马龙
把你刚刚出锅的酒浆装进坛子,也送到他们手上
相信因为短暂,你把一滴光阴掰成了两半
 
 
夏日真的来了 
 
孩子们有了新发现,一齐走进了芦苇丛
他们跑着,采摘芦苇
他们追着,抱着芦苇
两枝芦苇,择取一枝
三枝芦苇,择取一枝
秋天近了,你差一点在喊
黑夜尚未打扮,新娘就要出发


暮年
 
唱完最后一首歌
我就可以走了
我跟我的马,点了点头
拍了拍它颤动的肩膀
黄昏朝它的眼里奔来
犹如我的青春驰入湖底
我想我就要走了
大海为什么还不平息
 
 
朋友
 
朋友离去草地已经很久
他带着他的瓢,去了大海
他要在大海里盗取海水
远方的火焰正把守海水
他带着他的伤
他要在火焰中盗取海水
天暗下来,朋友要一生才能回来

(作者:湖南诗人网


相关阅读:

  • 平溪慧子诗选 2013-09-23 12:38:36
  • 雪马短诗选(十首) 2013-05-07 14:40:51
  • 唐兴玲诗选(十首) 2012-09-12 10:09:01
  • ____
    • 胡的清
      胡的清
    • 谭克修
      谭克修
    • 雪马
      雪马
    • 刘虔
      刘虔
    • 谭仲池
      谭仲池
    • 熊国华
      熊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