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溪慧子诗选

┌2013-09-23┐┌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干净地回来了》

1

静得越过处子,近乎死寂

几百公里外  一场热闹敞着

有很多理由去赶或不赶

一寸寸的信任铺进车站

我带着平常心   杂于人群

闻混合气味,体会车轮擦过灵魂的痛感



2

必须在陌生的车站做短暂停留

的哥们多么热情,我的眼神很冷

在别人的地盘行走,心总是无处安放

很多人笑着,空阔的脸上堆满他人的韵事

我要洗把脸,在酒店的公共床上

干净地失眠



3

夜微凉,月光昏厥在云里

诗墙一侧,总是踩错节拍

不是疾步在前,就是远远落后

得练习了,这悠闲诗意的分行   如何把控

我的行李很是茫然

打开拉链,快乐的容器   只带出一半



4

陶渊明在南北朝的田埂上打盹,不知我前来

没有几朵桃花   还为我留着

它们拿鲜艳   取悦了别人

从桃花源里穿过,爬很多石级

脸色萧条,毫无桃意

进秦人洞,不见秦人,渔人也远去



5

一个手势带来的故事

将面部肌肉拧痛

笑声诡异   钻进花岩溪

这个位置很好,一抬头

前天轰然挡住了前路

别人都跨过了,我还停在这边犹豫



6

春夜的篝火燃得太旺,所有的油在焰下跳跃

我在火苗的激流里   寻找去年的嫩绿

欢乐汹涌澎湃,歌声四处飞溅

这时候,奔出植物潮动的欲望

请献出你的缸子

我要倒一腔   干燥的落寞



7

就着热水,又洗了把脸

解下蕾丝缰绳,该散的都已散尽

把新东西关进行李箱

带着老面具回头

天黑之后   不用担心

我干净地回来了





《走在晚报大道的旅人》



一、致谢



候鸟又在盛夏时暗谋迁徙之途

烈日的炙烤中,追羽的欲望早已龟裂

我深入锅炉,想煅烧出一堆白骨

在某个收藏馆成为打上文化标签的遗产

不经过仔细鉴定

就看不到思想的牙印

谁也找不到传说的前因后果

旧闻早已遗失在晚报大道的叉路



走在两排栅栏的间隙

适合脚印的地方已经被美丽堵上

我与车辆一同呼啸

迂回在晚报大道与花卉一条街,偶有鸟鸣

不见芙蓉——凋谢是这个季节的暗疾

仄逼的人行道上,一盆盆花草远比我重要

作为一个旅人,我想写一份致谢词

蒸笼似的城市因容纳我,又升高一摄氏度



二、温润



从五米间距的厨房走出

蒸菜馆罗列芸芸众生的食欲

瞄准了中午十二点,前所未有的律动

恋上一份猪血的关怀,辣味纯粹

有家里锅铲撒发出的香味

我轻易绕过肉,在素菜里和谐营养

如果太阳只映射出形单影只

头顶的阳伞将开放得多么无趣



灵魂很清凉,傲视着冒出隐形蒸汽的地面

爱掉链子的凉鞋,总在愉悦中踩过它们

这气候再干燥,手心都能保持湿润

经常被旁边的人彰显得更小

小得那么起眼,引来无数的疑惑之光

坦然自若地收取更多打量

骄傲总是用来挥霍的。在安全的边角

我愿意在每天的晨风里,腾出满脸的汗珠



三、夜场



这是个下弦月逐渐隐去的子夜

面皮和馅还那么饶有兴趣地包含着

像那些欲言又止的过路人

把油然而生的感叹抑了又扬、扬了又抑

我变成谁口中的代名词

像城市雪亮的霓光灯混乱着黑夜

在通往目的地的路途中

谁都无心梳理旁边穿梭往复的流动



星星之光早就被沿街的路灯隐去

如果你走在我的身边

我们的间距里,会排列什么话题

虾?鱼?海涛?岛屿?舌尖上的神话

或许我真的不能存活

在长不出苔藓的礁石丛中

但我现在是安详的

似乎一串串的美丽和香芬正在撒开



四、涟漪

去马路对面,总要经过斑马线

就像报纸上的一首律诗

中规中矩地排列在晚报大道上

汇进来或流往车站北路的机车蚂蚁

淌出更多的热气,浴洗绿灯下横行的腿脚

我突然依赖一个近似的唿哨或小旗帜

肩膀一热,圈圈涟漪在深处绽开

避过汽车的尾气,我的惊恐包裹着肮脏



由东到西,我始终找不到自己的文字

最后一版的中缝,火车的哐当声从顶端爬过

我该买一份晚报来研究它的起始

油墨的浓度,与今天的心跳有何瓜葛

而报刊亭的姑娘,只扔出两包香烟

我不属于那个特殊场合下

优雅的吐雾者,也毫无积怨

传统的版式也许更能让一个外来人接受

(作者:平溪慧子


相关阅读:

  • 东荡子诗选 2013-10-14 09:07:42
  • 雪马短诗选(十首) 2013-05-07 14:40:51
  • 唐兴玲诗选(十首) 2012-09-12 10:09:01
  • ____
    • 胡的清
      胡的清
    • 谭仲池
      谭仲池
    • 熊国华
      熊国华
    • 刘虔
      刘虔
    • 谭克修
      谭克修
    • 雪马
      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