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代表作(三首)

┌2013-01-23┐┌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独唱
 
  我是谁
  我是瀑布的孤魂
  一首永久离群索居的
  诗.
  我的漂泊的歌声是梦的
  游踪
  我的唯一的听众
  是沉寂.
      1962
 
  《野兽
 
  我是一只被追捕的野兽
  我是一只刚捕获的野兽
  我是被野兽践踏的野兽
  我是践踏野兽的野兽
  我的年代扑倒我
  斜乜着眼睛
  把脚踏在我的鼻梁架上
  撕着
  咬着
  啃着
  直啃到仅仅剩下我的骨头
  即使我只仅仅剩下一根骨头
  我也要哽住我的可憎年代的咽喉
 
  《长城的自白
 
  ——《火神交响诗》之四
  地球小小的蓝蓝的
  我是它的一道裂痕
  在灰蒙蒙的低垂的云天下
  我长久地站立着
  我的血管僵化了
  我的双腿麻木了
  我将失去支撑和平衡
  在衰老中倒下和死去
  那风雨剥蚀的痕迹
  是我脸上年老的黑斑
  那崩溃的砖石
  是我掉落的牙齿
  那残剩的土墩和墙垣
  是我正在肢解的肌体和骨骼
  我老了
  我的年轻的子孙不喜欢我
  像不喜欢他们脾气乖戾的老祖父
  他们看见我就转过脸去
  不愿意看见我身上穿着的黑得发绿的衣衫
  我的张着黑窟窿的嘴
  我脸上晃动着的油灯的昏黄的光亮
  照明的葵花杆的火光
  他们这样厌恶我
  甚至闻不惯我身上的那种古怪的气味
  他们用一种憎恶的眼光斜视我
  像看着一具没有殓尸的木乃伊
  他们对着我瞪着眼睛
  在我面前喘着粗气
  摇着我推着我
  揭去我背上披着的棕制的蓑衣
  我戴在头顶上的又大又圆的斗笠
  他们动手了
  夺下我手里的弯月形的镰刀
  古老而沉重的五齿钉耙
  愤怒地把它们仍在一边
  踩在脚下
  他们说我撒谎
  我长久蒙蔽它们
  我的存在并不是人类世界的奇迹
  他们不愿用我这根尺子
  去刻度一个民族的团结和意志
  他们要扔掉我这根鞭子
  因为我束缚和鞭笞了一种性格
  他们不能忍受我像不能忍受一条蛇
  因为我残忍地盘踞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
  世世代代咬噬着他们的心灵
  他们要推倒我拆毁我
  因为我把他们和他们的邻人分开
  就像那些数不清的小圆石堆成的围墙
  就像那些竹子和灌木竖起的篱笆
  就向那些棕榈叶荆棘和被砍倒的
  杉树枝编织的栅栏
  我把大地分割成无数的小块
  分割成无数狭窄的令人窒息的小小院落
  我横在人与人之间
  隔开这一部分人与那一部分人
  使他们彼此时刻提防着别人
  永远看不见邻人的面孔
  甚至听不见邻居说话
  他们要推倒我拆毁我
  因为我的巨大身躯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遮断了他们院落以外的广大世界
  使他们看不见
  高耸入云的积雪的阿尔卑斯
  甚至最近刚从月球和火星回来的
  蓝眼睛的阿美利加
  因为我的每一块石头每一方泥土
  都沉默地记载着人类的过去
  日日夜夜地叙述着悲剧的昨天
  我使他们想起
  无数世代古老的征服和自卫
  想起那些悠久年代的疑惧和仇恨
  想起那些黑暗世纪的争斗牺牲和苦难
  想起那些吵吵嚷嚷的分裂和不和
  想起一部怒气冲冲的人类对抗的历史
  他们要推倒我拆毁我
  为了他们以前那些在精神墙垣中
  死去的祖先
  为了第一次把科学与民主的遗产
  留给他们的子孙
  为了在过去和未来之间正在搭起一座
  宏伟的现代桥梁的一代他们自己
  他们
  站在觉醒的大陆上
  推开我的在摇晃中倒下的发黑的身躯
  脱下我的守旧中庸狭隘保守的
  传统尸衣
  把尘封在蛛网中的无尽岁月踩在脚下
  向一个新世界遥望
  隔着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
  同隔岸的毗邻对话
  向每一片大陆抬手
  他们在我身后发现
  被我关在里面和推在外面的
  彼此今天并不是敌人
  过去那些远的地域
  原来和自己近在咫尺
  我的墙垣正在地球上消失
  在全人类的心灵中倒塌
  我走了我已经死了
  一代子孙正把我抬进博物馆
  和古老的恐龙化石放在一起
  在这世界上我将不再留下什么
  我将带走我所带来的一切
  在我曾经居住的大地上
  科学与变革友谊与了解像一群
  珍贵的来客
  穿过人类精神的漫漫长夜
  一起跨进了未来世纪的门槛
      1972
 

(作者:湖南诗人网


相关阅读:

____
  • 谭克修
    谭克修
  • 胡的清
    胡的清
  • 谭仲池
    谭仲池
  • 雪马
    雪马
  • 刘虔
    刘虔
  • 熊国华
    熊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