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兴玲诗选(十首)

┌2012-09-12┐┌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我只能在一首诗中爱着你

我对你说的,
是花骨朵要说的话。
我没有青春的腰身了,
也没有显赫的名声,
甚至温婉的性情。
然而,我还是爱你的。
当我写下诗篇,
诗篇里出现了经过坟墓的黑蛇。
当我吟诵诗歌,
我的心被咬碎,场景惊悚。
当我放下诗集,
没有一句箴言可以阻止泪水落下。
我曾经过于大胆,
让你聆听这些、那些。
我的爱,我在对你的思念中
用镊子拔掉体内集聚多年的毒。
刀子、钳子、三角钩,
我的皮肤很熟悉它们的温度。
哪种痛可以覆盖哪种痛?
哪种背叛可以安慰失去?
让我的迫害臆想症委身于你,
让我苍老的手指认出你静脉中的迟疑。
成疯成魔从来不是奇怪的事情,
彼此不过是毒药,
彼此当然是补药。
我的爱,你是我的。
我的爱,我在这首诗中爱着你。
你在这首诗中拥有我,我的爱。
这首诗中的生命,永远不会爬进坟墓。


我如此贪恋人世的甜

当一个又一个死亡或者即将死亡的消息传来,
这个春天更冷了。估计这细雨还得下好几天。
还说什么人生何去何从,还寻找什么爱的真相。
我握过的某双手,今夜会成为骨灰,
它最后在灼热中,成为我无法认识的样子。
它肯定流不出眼泪吧。兰花还要一个月才开吧?
兰花开的时候,有人对我笑得像棉花糖。
我贪恋甜,贪恋柔软,贪恋温暖,贪恋植物香。
我这时发现死者有了曾经活过的证据,
全在这冰冻的春雨中,可是终场也无法也无人
准确收集。这中间有许多错误,可是忧伤太多,
也就无法纠正。就这样了。悼诗写得最好的那个,
最后肯定写到自己,曾经空过的怀抱和酒杯。
他哀悼的还有他千疮百孔的心和失魂落魄的肉身。
我在一个濒临死亡的人眼里,
看到种种爱,都健康,快乐,没有一丝怨毒。
为什么我还在问自己怎么过下去?
我必须让我最爱的他知道我过得很愉快,像个正常人,
天晴的时候会去北面的山上摘果子,
做果酱,给儿子吃。儿子会像我一样贪恋人世的甜吧。


丹方引

思念带走过多髓与血。
气若游丝,着了谁的魔?
病入膏肓,冷风还在吹着华年。
我忧伤而恐惧,
再也没有一点骄傲和愤怒。
看到在未来的一个黄昏里,
你无言地望着我的背影。
对过去,谁也无法把握,
何必要在一起,和谁在一起?
来,牵我的左手,
找一个奇迹般的丹方,
让我能够好好活着,还好好爱着。
至于那些药引子,那霜降的梨花霜,
那千年蟾蜍的三钱口水,
那月圆夜裸女采摘的雪莲花蕊,
还有匪夷所思的百年鼠髯……
你不要去找,那都是唬人的。
总有一天,我会清醒地醒来,
看着你,你天才的光芒更加柔和。
你把一个明亮的神话引进生活,
只有你才是我不容置疑的药引子。


叹 息

好久没有上山坡跑一跑,
没有看到那棵老树下的老人,
像个少年吹着口哨。
好久没有看到那个公主样的女孩
在阳光里梦一般地捕蝶。
那时我是年轻安静的模样,
生死轮回只是我故事里的事。
我本是一朵躲在淡紫霞光里的莲花,
从来不遗忘光的来临和离去的时间。
我本是草莽之间的水晶人,
青蛙王子最爱对我唱温柔的歌。
我不能责备上天让我遇见你,
你那么完美,让我癫狂。
或许我不适合在太光芒的你身边,
或许我能爱你的资格,
是我的眼泪不流到你的夜里,

(作者:唐兴玲


相关阅读:

  • 东荡子诗选 2013-10-14 09:07:42
  • 平溪慧子诗选 2013-09-23 12:38:36
  • 雪马短诗选(十首) 2013-05-07 14:40:51
  • ____
    • 刘虔
      刘虔
    • 熊国华
      熊国华
    • 胡的清
      胡的清
    • 谭仲池
      谭仲池
    • 雪马
      雪马
    • 谭克修
      谭克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