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七窍生烟:在生活中小声地诉说诗意

┌2014-12-27┐┌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中午去小吴门吃饭可以吗?那里是诗人当的大本营。”七窍生烟在QQ上对我说。12月19日,风和日丽,金色的阳光将人包裹着,暖暖的,让我的心情也不由飞扬起来,即将见到的这群诗人,特别是七窍生烟,他们是怎样的与众不同呢?

  诗人七窍生烟,原名汪志鹏,新化人,曾在《芙蓉》等刊物发表过诗作,出版了诗集《七窍生烟网络诗选》《一个革命者的诞生》《七窍生烟的诗》《华湘活鱼村》,散文集《青石板·梅城》,诗作入选过《橡皮网刊》《江湖月刊》《他们文学网刊》。他开过饭店、书店,当过工人、编辑、记者,在广告公司工作过,爱收藏、爱书画,2000年时和朋友创立了新湘语诗歌流派,是该流派的代表。新湘语诗歌流派的主要特点是小声地说。“小声地说意味着安静。新湘语诗人都是平凡的人,都在很真实地生活,他们和我一样,愿意一辈子小声地说,不管有没有人听,哪怕只是自言自语。”七窍生烟解释道。

  到了约定的地点,开门的是老七,还有诗人当。和照片上一样,老七胖胖的,穿着一件黑色牛角扣呢子大衣,戴着一顶蓝色毛线帽子,不太修边幅,但有一种怪异的亲切感,似乎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是来与朋友小聚——事实上,我确实是加入了一场诗人朋友们的小聚。

  菜大多是老七带来的,在座的有八个人,正好坐满一张桌子。喝着酒,我们很自然地聊着孩子、做菜等等。谈及老七曾开的饭馆,老七说,我就是一个店小二。“一个白天数钱,晚上陪老板娘的店小二。”一个朋友笑着补充了一句,大家哈哈大笑。

  这种感觉,就像读七窍生烟的诗一样,非常亲切。他的诗,经常出现湘江大道、观沙岭这些地名,他描绘的生活,也多是长沙的日常生活。他写诗的语言,多是大白话,绝少用形容词。“七窍生烟的许多诗看起来像一个识字不多的市民的流水帐。”有人这么形容对他的诗的印象。七窍生烟认为,诗歌本来就是民间的。“这种小声地说的创作观念来自我的生活,一个平凡人的生活。虽然也有悲欢交集,也有油盐柴米,但归根到底,它只代表个人的感受,如果把一个平凡人的生活上升到整个人类的悲悯,在我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个人只是一滴水珠,不论它在哪里,它永远不可能是小溪、湖泊、江河、大海。” 

  他追求的是一种生活本来面目的呈现,读他的诗歌,有时平淡,有时却触不及防地触动你的心脏,有一种直击生活的快感。比如《小廖》:“对于化妆品/那个玉什么油/我记得/小廖现在/是什么化妆品/也不用了/快要做母亲的她/阳光中浮现的脸/被一种圣洁的光芒笼罩/美若天仙。”近乎直白的语言,描写将为人母的妻子不再用化妆品,当中蕴含的情感却相当饱满。

  “我追求简单到极致,语言美倒不是很讲究,我讲究内在的韵律。”当谈到诗歌的语言美、韵律美时,七窍生烟说。他的诗歌让人联想到白居易,白居易每写一首诗,都会念给不识字的老太太听。“这个例子恰恰证明了,白居易就是唐代的口语诗人。”七窍生烟说。七窍生烟很善于从日常生活中撷取诗意,比如《后来她累了》:“雪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在天空里/跑来跑去/后来她累了/看到树/她就躺了下来/看到河流/她就躺了下来。”没有长长的篇幅,没有过多的修饰,简单直白的语言却勾勒出雪的姿态,雪的趣味。

  释迦牟尼在金刚经里说:是诸法空相。空相不是指空,更不是有,乃是空所显的真实相。诗如其人,人如其诗,七窍生烟至始至终追求的是生活的真实,在真实的基础上获得日常审美的诗意和趣味,在这种意义上,他诗歌的“空”与“白”成就了他诗歌的意义。“我写字我快乐。”送我们走时,七窍生烟说,“下次来再一起喝酒啊!”

(作者:张妙波


相关阅读:

____
  • 彭国梁
    彭国梁
  • 朱湘
    朱湘
  • 杨孟芳
    杨孟芳
  • 李跃
    李跃
  • 汤凌
    汤凌
  • 刘慧
    刘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