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玲——风暴中的蝴蝶(冰花)

┌2012-12-06┐┌来源:新大陆诗刊┐┌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我的青少年时代,正值朦胧诗红极一时的时代,那些朦胧诗人便成了我追逐的偶像和榜样。而随着阅历和年令的增加,郑玲却成了我最心仪的女诗人。随着对郑玲的了解越来越多,我对她也越加敬爱。

  郑玲1931年出生。据说她能记得起的最早与诗有关的事,是一种叫《黎明的林子》的没有封面的诗刊,后来这小小的刊物更名为《诗垦地》。当时她才读初中一年级。她最早的诗作《我想飞》,就是这时候写的。老师帮她发表在《江津日报》上。几年后,16岁的她随同一群进步青年“飞”到湖南,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湘南游击队。不管环境如何变化,她却始终没有离开诗歌创作。

《唐诗素描》作者曾冬拜访郑玲先生(刘犁/摄)

  她长期生活在不容易自由选择美学立场的年代。在她漫长的创作生涯中,她坚定地坚持了自己的立场,难能可贵地从不谄媚任何文化势力。也正是由于她从不谄媚任何文化势力的品格,使她在26岁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里,因作品《花卉篇》被列为“毒草”,被打成了右派。1979年,她被平反,获得新的自由而重新执笔。

  她曾任湖南人民出版社文艺组编辑,《株厂工人报》主编,株洲市作协主席。二十年的屈辱没有减弱她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礼赞,她用一颗豁达而包容的心,用对生命热烈的爱化解着寒冷岁月给她带来的伤害,恬静地在诗的殿堂里发出坚强的声音和优美的吟唱。1991年离休后,她随丈夫定居广州。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瞬息流火》、《风暴蝴蝶》、《小人鱼之歌》、《郑玲诗选》、《郑玲短诗选》、《郑玲世纪诗选》、《过自己的独木桥》、以及散文集《灯光是门》等。其中部分作品被译为英语、法语。曾获中国诗歌学会“中坤杯?首届艾青诗歌奖”、中国作家协会《诗刊》“优秀作品奖”、“广东省秦牧散文奖”、“湖南省文学创作奖”、“苏曼殊诗歌奖终生成就奖”等多种文学创作奖。2010年,她的《过自己的独木桥》与“鲁迅文学奖”只一步之差擦肩而过(为此,许多人为她鸣不平)。她还在继续“过自己的独木桥”,依然不断放歌,用一生书写壮丽的篇章。

  从她的诗歌里,可以了解诗人数十年来的心路历程。她的诗不是无病呻吟的风花雪月,也不是轻薄的搔首弄姿;而是精致中有豪爽,婉约中有澎湃,传统中有新颖,融合了中西诗歌的特长,呈现意境美、建筑美和象征美,且充满了对人生的珍爱和彻悟,给人以启示。更让人钦佩的是,她从不写违背良心的献媚文字。在有60年创作历史的诗人中,像郑玲这种蓝天般的纯净是不多见的。她的作品忠实而丰富地表现了她的心灵世界。从她优雅、华丽、有时又是悲壮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诗人本身是一个痛苦与奋斗的故事,他的成就应归功于她多次幸运的失败。

  郑玲不仅是当代最卓越的女诗人,也是中国当代文坛上有数的几位从四十年代就开始写诗,一直写到现在还在写的诗人之一。她的诗可以用“三度”来概括,那就是具有精度的思想、深度的热情和高度的想象力。

  一个人年轻时写很多首诗并不难,难的是写很多好诗,而对于一个真正的诗人,写很多好诗并不难,难的是活到老写到老,写一辈子的好诗。郑玲就是写了一辈子好诗的女诗人。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郑玲的几首好诗。


  《假如火山爆发》

  这座城市
  是在我们相逢之日诞生的
  是我们走成了美丽的街道
  看蓝了江水
  造一个天空
  伸向高远

  假如城外的火山
  突然爆发
  两千年后
  我们依然这样手挽著手
  从废墟中走出来
  在月光下穿城而过
  我依然用我的这张披巾
  为你遮住深夜的寒露

  这首诗用流畅和朴素的语言演绎着两个人青春的影像。画面感很强,具有影视效果的特点。错落的句子,像城市的街道和建筑井井有条。街道和建筑里充满了这座城市里生命与爱情的影像。“这座城市/是在我们相逢之日诞生的/是我们走成了美丽的街道/看蓝了江水/造一个天空/伸向高远”。诗人在这样不动声色的平静语调中,抒发了青春的美丽和生命的厚重。而这样的美丽与厚重,是以新中国新城市为背景的,有着无限的活力和生机。这样的诗句触动的是人心灵的最深处那份柔软。

  最后一节,是平静中因“假如”而有了高潮:“假如城外的火山/突然爆发/两千年后/我们依/然这样手挽著手/从废墟中走出来/在月光下穿城而过/我依然用我的这张披巾/为你遮住深夜的寒露”。读着这样的诗句,我眼前仿佛看到了手拉手的一对恋人,从废墟中走来,是那样的让我震撼和感动。这是多么坚贞和深沉的爱情呀!这样的爱情是生死相依千年不变的爱情,这是最纯洁的爱情,这样的爱情让读者深信,“假如”成真,诗中主人公的爱情必也如此。此诗在呈现了新中国时代的年青人的爱情美的同时,也呈现了诗的建筑美,更可贵的是呈现了耐人寻味的历史感。使这首爱情诗有了非凡的厚重感和深沉,读来是那样地沁人心脾,震撼人心,让人过目不忘。

  郑玲的诗就是这样用女子平静的优雅姿态,淡定表现出坚定和炙热的爱情。这样的手笔是大家的手笔,这样的心态是大家优雅的心态。

  从她的作品中可见到柔中有刚,刚柔相济,女性的温柔使她的诗充满了温情,而她那饱经风霜阅历又使她变得格外坚强,这些性格和品格都表现在她的作品中,使她的作品呈现出刚柔之美。

  再看看《风暴蝴蝶》:

  漩涡水最深的季节
  我看见一只白色的蝴蝶
  从风暴的阴霾中飘来
  像被遗忘的颂歌的回声
  如爱情睥睨一切

  看它那轻盈凄迷的模样儿
  只是一朵会飞的鲜花
  只合到水仙鉴影的小溪上徘徊
  别说风暴的咆哮了
  即使是风暴的一丝叹息
  也能把它卷走甚至粉碎
  我真不明白
  它怎能把最温柔的渴望
  与暴风雨交织在一起的

  小小的蝴蝶穿越了风暴
  却超越了风暴的猛烈
  一飘来就变成一息清风
  愉快地吹入他人的命运
  在那些零落的和憔悴的之间
  反复地出现久久的萦绕
  以一种醉心融骨的热情
  不断地寻找秘密的花序
  拿自己的翅儿折成信封
  向四处投递阳光的消息
  悄悄地催促着花树:
  再开一次,再开一次吧
  最后的一次
  远比第一次更为美丽

  谁能像这样懂得抚慰痛苦
  我不再怀疑了
  这小小的白色的蝴蝶
  肯定是从风暴中飞来的

  不知道这首诗是哪年写的。但读后,我有这样的感觉,这风暴中的蝴蝶就是郑玲本人的真实写照。

  在那特殊的年代里,每个纯洁的女孩不就像白蝴蝶那样“轻盈凄迷的模样儿/只是一朵会飞的鲜花/只合到水仙鉴影的小溪上徘徊/别说风暴的咆哮了/即使是风暴的一丝叹息/也能把它卷走甚至粉碎”。

(作者:冰花


相关阅读:

____
  • 谭仲池
    谭仲池
  • 刘虔
    刘虔
  • 谭克修
    谭克修
  • 雪马
    雪马
  • 熊国华
    熊国华
  • 胡的清
    胡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