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国里尽朝晖-2014年湖南诗歌综述(3)

┌2015-05-19┐┌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014年的湖南诗坛有一些诗集出版后产生了反响,受到了评论界的关注。谭仲池的政治抒情诗集《我深爱着你,祖国》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这部诗集收录了诗人近年来的诗歌102首,主题宏大,情感充沛,代表了诗人近年创作的某种进展。有学者指出:“谭仲池的诗与当下盛行的个人化写作大相异趣,它往往是摒弃小我的放怀高歌,是舍弃私欲的大爱阐发,是弘扬正气、抒发豪情的时代组曲,凸显出浪漫主义的精神气质,具有别样的美学旨趣。”[①]90后诗人玉珍的诗集《喧嚣与孤独》是“第30届青春诗会诗丛”中的一部,由漓江出版社出版。这本诗集收入短诗90余首和长诗一首,按照诗集的后记所言:“人生多奇妙也多意外,多迷惘也多喜悦。”诗人大概是一位喜欢静默的女孩,她的诗也多沉浸在心灵的幻觉里,是青春意绪颇为别致的抒发,有其动人之处。
  诗人罗鹿鸣至今已出版《屋顶上的红月亮》《一江诗情入洞庭》等4部诗集,他的诗歌意象清新,想象奇特,对自己心路历程的抒发往往与自然风景的描画融为一体。2014年,他的诗歌引起了燎原、李南、肖学周、聂茂等诗人、学者的关注,他们撰写评论对其诗歌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聂茂认为:“在罗鹿鸣的诗歌文本中,记忆和伴之而来的遗忘既是对冒险的诚实回答,更是对生存价值的体认和建构。在不断超越的诗写策略中,罗鹿鸣凭借独特的经历和对诗歌的感悟,完成了对过往生活的意义重述,也强化了对当下诗歌的美学关怀。”[②]谭克修2014年主要在倾力写作《万国城》系列,他所发起的“地方主义诗歌运动”引起了关注,作为这一运动的呼应,他的《地方主义诗群的崛起:一场静悄悄的革命》一文在《星星》诗刊连载,同时在《诗歌月刊》头条发表。诗人远人2014年主要从事报纸专栏写作,另一方面是把精力集中在大型组诗《纪念》的写作上,已在博客上发布一百余首,也值得关注。
  2014年湖南的诗歌评论与研究也有颇具分量的成果出现。相对湖南诗歌写作的强劲活力来说,湖南的诗歌评论与研究相对显得沉寂一些,主要的问题是诗歌评论家和新诗研究专家寥寥可数,也得不到有关方面的重视,这一格局可能在短期内还难有大的起色。2014年肖学周的研究专著《为新诗赋形——闻一多诗歌语言研究》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是作者多年潜心研究的心血结晶,以诗歌语言为核心元素,以诗歌空间为外围,在揭示闻一多的诗歌语言观念和诗歌语言模式的基础上,着重分析了闻一多为新诗形体建设所做的探索,是对闻一多诗学体系的系统性研究,观点新颖,论述通透,从诗人个案研究的角度呈现了“为新诗赋形”的流变轨迹。易彬整理的《我不能不探索——彭燕郊晚年谈话录》由漓江出版社出版,收录了易彬对著名诗人彭燕郊的访谈实录,内容涵盖广泛,涉及到彭燕郊先生对自己生平、创作经历的回顾,对文坛师友的回忆与评论,他自己的诗学思想等等内容,被认为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当代文坛思想回忆录,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此外,吴投文发表有《于坚的口语诗学及其内在路径》、《新诗史视野中的“草根性”诗学及其走向》等多篇论文。湖南的诗歌评论与研究目前的规模不够,还没有形成深度介入湖南诗歌现场的互动效果,这大概也是制约湖南诗歌在全国产生整体性影响的原因之一。
  进入新世纪以来,尤其是最近三四年,湖南诗坛的活跃度空前提高,在诗人的创作之外,出现了一些有特色的自办诗歌刊物和有分量的诗歌选本,一些诗人兼作诗歌义工,为这些诗歌刊物和选本的编辑出版付出了宝贵的心血。2014年湖南出刊和出版的诗歌刊物和选本有老牌的《散文诗》、欧阳白主编的《诗屋》、金迪主编的《诗品》、罗鹿鸣主编的《桃花源诗季》、杨林和易清华主编的《新诗会》、易彬等主编的《二里半》、邹联安主编的《诗界》、胡勇平主编的《第四代诗21世纪编年史2014》、范如虹执行主编的《雪豹诗刊》、邓如如主编的《湖南诗人》,等等。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李荣主编的《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自2011年起,每年出版一卷,同时评选“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奖”,在诗歌界产生了较为广泛的影响。这些诗刊和诗选的编选视野都是全国性的,也重点推出湖南诗人的创作,对新世纪湖南诗歌的提升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四
  在湖南诗歌的版图上,还有延伸出来的一部分,这就是目前在外省生活和工作的湖南籍诗人的创作。由于在全球化时代人口加速流动等原因,有相当多的湖南籍诗人活跃在全国各地,他们中有的长期稳定在一个地方生活和工作,也有的处于流散状态,并无固定的工作和生活归属地,“这些诗人的祖籍在湖南,他们出生在湖南本土,而且在湖南度过青少年时期,可以说,在他们文化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都是在湖南度过的,湖湘文化的熏染无疑是形成他们文化性格的一个重要因素,而在他们的创作中,也似乎难以排除童年经验的潜在影响。这些流散在外的湖南诗人似乎可以称之为‘流散诗人群’。”[③]这是构成湖南诗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些湖南籍诗人的创作就其具体情形来说,尽管他们也面临某种共同的处境,比如对故乡故地的实际疏离和由此而形成的在精神上皈依故乡和童年的情感倾向,但另一方面,基于个人的具体生存处境,这些湖南诗人会有自己不同的人生掌握方式和艺术处理方式。湖南籍诗人在全国分布广,人数多,其中有一些成名颇早,有的一直保持良好的写作状态。2014年对这些湖南籍诗人来说是一个丰收之年,他们的个性化风格追求和创作取向延展出湖南诗歌更丰富的层面和更宽阔的视野。
  2014年,周瑟瑟的诗歌在《星星》、《诗选刊》、《诗潮》、《中国诗歌》、《中国诗人》等专业诗刊大面积开花,《周瑟瑟文集》25卷由中国数字图书馆推出数字多媒体3D版本,其中包括周瑟瑟的九部个人诗集。《中国青年报》、人民网等全国40多家媒体进行了报道,这是中国作家首部数字文集,开创了作家出版个人数字文集的先例。周瑟瑟的诗歌具有鲜明的风格特色,不妨可称之为“隐士的美学”,他的诗中有一种很深的禅意,似乎有一种静的音响在叩问,在近乎虚无的寂静中有一个渺远的声音在提示。从深处看,他的禅意来自屏息静气的生命观照,然而并不逃脱世事,其中有一份生存的悲凉与沉痛。周瑟瑟的诗常有诡异的想象和出人意料的“叙述”方式,那是属于他自己的生命密码,令人回味。
  李少君自2012年以来已连续主持《新文学评论》十期的“地方性诗歌研究专辑”,为“地方主义”诗歌推波助澜,在诗歌研究界产生了较大的反响。他在2014年的诗歌创作似乎不如早前几年多产,但也在《长江文艺》、《中国诗歌》等刊物发表了一些诗作,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颇有分量的诗集《自然集》,延续并深化了他的“自然”主题。李少君有“自然诗人”之称,他把自然作为最高的价值,其诗中的自然是地方性经验的凝结,他的自然观来源于地方性经验的熏陶与培育。地方性经验在李少君的诗歌中表现为一种自然诗性气质,同时表现为一种具有个性化的风格形态。李少君诗歌的地方性经验值得注意,不仅可以为当下乡土诗的类型化写作提供有益的镜鉴,还可以藉此反思一些深层次的诗学问题[④]。
  2014年,创作成果比较突出的湖南籍诗人不少,这里所罗列的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刘年近几年作品大面积发表,受到了诗歌界的关注。2014年,他的组诗《生命及其废墟》在《中国诗歌》2014年第4期头条发表,雷平阳在推荐语中写道:“刘年是我认识的当代诗人中最具骑士精神的诗人。他的诗歌贴心、动人,温暖而又苍凉,适合在子夜的广场上一个人静静地读,用于个人的奠祭或自救。”舒丹丹的翻译和创作都有自己的风格特色,2014年她在《十月》、《诗刊》等刊物发表了不少诗歌,显示了一种对日常诗意敏锐捕捉的能力。鲁橹近年的创作有新的进展,2014年在《诗刊》发表组诗《爱歌》,并有多首诗歌入选重要的诗歌选本。肖水被认为是学院派新生代的代表诗人之一,近些年创作力旺盛,他的第三本诗集《艾草》2014年7月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蒋志武的创作来势甚好,2014年由羊城晚报出版社出版了诗集《河流的对岸》,全年累计发表诗歌两百余首。易翔在《诗刊》和《星星》等刊物发表了有分量的诗歌。太阿2014年出版了诗集《城市里的斑马》,并获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广东首届诗歌奖”。罗雨的诗在《绿风》等刊物发表,并入选《2013年中国诗歌排行榜》、《2013中国年度优秀诗歌》等多个诗歌选本。李晃的诗集《诗侠之歌》由扬子鳄书坊出版,其中大部分在《诗刊》、《诗歌月刊》、《绿风》等刊物上发表过,表达了诗人流落都市的情感体验。

(作者:吴投文


相关阅读:

____
  • 于沙
    于沙
  • 向敬之
    向敬之
  • 郭辉
    郭辉
  • 黄明祥
    黄明祥
  • 黄曼君
    黄曼君
  • 弘征
    弘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