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沉潜中吟唱--2014年湖南诗歌综述

┌2015-03-10┐┌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写在前面
 
  进入2014年,新诗在经过长时间的沉寂、冷遇和非议之后,令诗人们感到些许欣慰的是这一局面略为改观。国内的一些电视媒体、电台和自媒体相继推出读诗、赏诗栏目,诗集的销售也有回暖的迹象,但大众对诗歌的观望仍然很难触及到诗歌的本质,任何一桩与诗歌有关的事件所呈现的大多是种种不失荒谬的表象,真正的诗人和诗歌要被大众所选择、接受和理解仍有很漫长的路要走,这是必然的。好就好在诗人们总会前赴后继,层出不穷,这足以说明诗歌本身所具有的吸引力。
  2014年对于湖南诗歌而言虽偶有惊喜,但总体来说如同笔者身边的年嘉湖水,仍然是趋于沉潜的。我一直期待着湖南诗歌有一次集体的或者大面积的波涌出现,只是这样的期待需要时日。目前在湖南老中青三代诗人当中,著名的、知名的、在全国范围内有一定影响的诗人不下400人,要是罗列出来会是一串很长的名单。但在笔者的印象中,湖南诗人在发表作品方面大多是散漫的,很少有抱团出击的时候,他们当中有的在潜心研习诗艺,与外界少有接触;有的因为生计及现实生活中的诸多事物和诗歌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也有的诗人喜欢孤芳自赏,不轻易将自己的作品示人;有些诗人的作品只是在极小的圈子里被阅读和推崇;有的已有多年未写,也很少参加与诗歌有关的活动,从而淡出了诗坛;还有的甚至因对某些刊物水准的失望而很少投稿和发表。如果单从发表的角度来观察湖南诗歌的现状肯定是不准确的,但在笔者写这样一篇文章时,发表又似乎是唯一可信的依据,世人的目光永远只会关注浮现在水面上的事物,这也是当今社会和诗坛的惯常景象。从另一方面来看,这对湖南诗歌未免不是一件好事,诗歌创作往往考验的正是一个诗人不受外界纷扰所蛊惑的心智,这也是我一直看好湖南诗歌的地方。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评价湖南诗歌的。就新诗创作而言,湖南出过很牛逼的诗人。
  如被称为“诗魔”的洛夫虽年近九旬,仍然辗转于海峡两岸,热衷于诗歌的创作和传播。从他早期的诗集《灵河》、《石室之死亡》到长诗《漂木》及《洛夫禅诗》,再到衡阳洛夫文学馆和衡阳洛夫国际诗歌节,这位出生于衡阳的诗人集写、编、译为一身,是当今华语诗坛最具国际影响的诗人之一。他的诗恣肆狂放,具有很强的魔幻色彩,广为大陆诗人所推崇。《诗潮》2014年7月号还在重头栏目“开卷诗·大家名作”推出过他的《灰的重量》。晚年的洛夫,诗里行间尽显其智悟和禅思。
  再如从湖南常德走出去的昌耀,长年生活工作在西部边陲,他的诗歌硬朗、阳刚、苍凉、悲壮,诗风卓异,令人仰望。与昌耀并肩的另一位大诗人则很早就从外地来到湖南,度过了他人生中几乎所有的诗意华年,他就是60岁之后进行“衰年变法”的七月派诗人彭燕郊。如同事物的两面,如果说昌耀是正面,那么彭燕郊就像是背面,他的诗阴柔、绵厚、悠远、清澈。两位大诗人,一个是光,一个是水,一个可以用来映照,一个可以用来滋养,这对于中国诗坛尤其是湖南诗坛来说有着深远而不同寻常的引领作用。与彭燕郊同时代的老诗人郑玲也是直到晚年仍笔耕不辍,《诗潮》2014年2月号“开卷诗·大家名作”栏目推出了她的《风暴蝴蝶》,以表达对这位重量级女诗人的缅怀,她的这组诗大气、开阔,内蕴深远,体现了老一辈诗人追求美好、敢于抗争的精神和操守。
  现居长沙93岁高龄的朱健则是七月派诗人中唯一健在的,他的诗明朗、澄澈,境界开阔,同样影响了好几代诗人,对于这样一位可亲可敬的老人而言,诗意始终是他生命中最忠实的伴侣。前辈诗人还有吕亮耕、王晨牧、未央、石太瑞、于沙、弘征、李元洛、凌宇、邹岳汉、谭仲池、聂鑫森、周实、黄翔、袁伯霖、彭浩荡、徐晓鹤、匡国泰、海上、彭国梁、陈惠芳、崔合美、冯明德、郭辉、龚鹏飞、谢午恒、刘犁、杨孟芳等等,他们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对湖南新诗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有四位诗人在这里不得不重点提及:一位是张枣,一位是江堤,一位是唐兴玲,一位是东荡子,都因病英年早逝。张枣先是走出湖南,后去德国,在中西文化的浸染中,张枣是将传统诗歌基因和西方诗歌写作技艺融合得最好的诗人,放眼中国诗坛,尤其是他体现在对诗歌内在结构精密性的把握上鲜有人能与之比肩,他在新诗中的地位和对当今汉诗的贡献自然不言而喻。江堤是“新乡土诗派”的灵魂人物,1987年发起中国新乡土诗运动,并与彭国梁、陈惠芳创立“新乡土诗派”,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诗坛产生过重大的影响,为湖南诗歌争得了一席之地。江堤是一位集诗人、作家、学者于一身的诗人,他的诗歌性灵飘逸,富于创造性,引领了一大批后来者。唐兴玲则是女诗人中的杰出代表,尤其是在她人生中的最后两年,她以大量优秀的诗歌文本完成了对生命的绝唱,唐兴玲在生前只印了一本薄薄的诗集《哦,天使》,但这本诗集意义重大,这是一个母亲写给儿子的诗,这些诗里饱含着爱,饱含着生和死的奥义。东荡子很早就体现出了他在诗歌上的才华,从益阳辗转到增城后,他的才华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可,他的诗灵动隽永,极具张力,《诗选刊》2014年1月号还特意刊发了他的《东荡子生前最后五首诗》,以表达对这位诗人的纪念和缅怀。英年早逝的诗人还有邓友国(湖南蝈蝈)、聂青、谌烟,他们都在诗歌创作上显示出了出众的才华。逝者的肉身虽然淡出了我们的视界,但他们的作品却遗存下来,成为我们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
  除上面提到的“新乡土诗派”之外,湖南诗坛还有几个比较重要的诗歌群体,这些群体或由湖南诗人发起面向全国,或完全立足于本土,大多拥有发表自己作品的刊物和平台。如罗鹿鸣在常德发起创立的《桃花源诗季》;远人、唐兴玲、韦白、起伦、唐朝晖、易清华、易安、鸥飞廉、梦天岚组成的“湖南6+0”诗群;谭克修、李少君主编的《明天》;吕叶、楚子主编的《锋刃》;庄宗伟、车攻、当、七窍生烟等发起的“新湘语”诗群;欧阳白、吴昕孺倡导的“好诗主义”及每年出版的《诗屋》年选;郭密林、邓如如相继主编的《湖南诗人》;韦白、唐兴玲、远人主持的“潇湘诗会”;吕叶主持的“衡山诗会”和“湘诗会”;谭克修召集的“湖广诗会”;金迪个人出资创立的《诗品》及“金迪诗歌奖”;陈惠芳、杨林、黄曙辉重新组建的“新乡土”诗群;杨林主编的《新诗会》;李荣主编的《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黎凛主编的《中国风诗刊》等等。这些民刊和诗歌群体团结了一大批省内外诗人,为推动湖南诗歌的发展和繁荣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时间在流逝的过程当中,并不会提醒我们什么。但遗忘和记住,往往会成为检验诗歌生命的两个不可或缺的动词。下面我要着重谈及2014年度在诗坛和诗歌刊物上比较活跃的湖南诗人及他们的作品。本来就诗歌而言并无性别之分,为了归纳起来和叙述上的方便,笔者特意将男性诗人和女性诗人分开来写,也好让读者有一个清晰的比较。
 
  舍我其谁
 
  2014年,湖南诗人老中青三代频频亮相各大文学期刊及重要的诗歌刊物,彰显出湖南诗歌不俗的实力。老诗人沉潜厚重,中年诗人成熟稳健,青年诗人则活力四射。单从一些“硬性指标”(如发表、获奖等)来看,2014年或许不是最好的一年,但通过对这一年的打量,笔者能感受到湖南诗人整体实力的不断提升。本年度我个人认为最活跃和对湖南的诗歌贡献最大的男性诗人有冯明德(皇泯)、罗鹿鸣、金迪、谭克修、草树、远人、吴昕孺、起伦、杨林等。

(作者:梦天岚


相关阅读:

____
  • 未央
    未央
  • 谭云山
    谭云山
  • 唐朝晖
    唐朝晖
  • 谭仲池
    谭仲池
  • 吴奔星
    吴奔星
  • 易君左
    易君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