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国诗情纪要(赵卫峰)(2)

┌2014-01-26┐┌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无论时光如何转变,关于苦难与重生、自强与不息都肯定是民族记忆与文化传统中的经久的正能量。初秋,前富士康流水线工人郭金牛捧出诗集《纸上还乡》,他写着:“在外省干活,得把乡音改成/湖北普通话。多数时,别人说,我沉默,只需使出吃奶的力气”、“662大巴车662次乘坐/662大巴车不是起点也不终点/它经过罗租工业区,石岩镇,和高尔夫球场/就象我经过小学初中和大学……”,这是值得诗歌微观的另一种“现实”,另一种“还乡”!

  “还乡”之路当然不全是严峻和悲情的色泽,它本身也考验着诗歌对现实的态度与关系。从各刊物年度评奖看,“现实主义”都是重要的参照系。诗歌的流派、审美趣味似“肉”,情感、语言如“骨”,“真”则是灵魂,它也包括了求真和较真,而今,诗之“真”正日益高要求——用人性、知识 “善”与“美”和“经验”进行甄别、校对和平衡的要求,已提上好诗人前行的日程。

三、交流和翻译

  作为诗歌交流承载渠道之一的民办报刊的存在,是中国诗歌生成与传播的特色现象,它在相当程度上促进了诗艺的纯粹传播、对审美更新的期望,从《现代禅诗》、《元写作》、《文本》、《神性写作》等刊物名称不难看到这种专业化寻求的倾向。刊物终究只是诗歌承载与传播的“形式”,网络传播的影响和经济基础的转变,使“民刊”的定义及内涵在这一年持续变化,以往关于“民刊”的评判环境其实已有显著改变,“民刊”现象中危险而无奈的倾向是不自同不自主——它因没有了以往面对的意识形态墙壁而出现了“枷锁”相对解除后的茫然、无主之态,越来越多的民刊成为精力、经济的盲目消耗,成为不认真写作者或文学活动者聊以自慰的玩具。在今天,“诗歌民刊”若以“诗歌自主出版物”为名更为妥切。民办诗歌报刊的存在是创作交流与传播的本能需要,亦是对诗歌标准寻求的结果之一,自主出版的结果使民刊的认识与定义出现了变化,如《中国诗歌》、《中国诗人》、《诗江南》、《诗建设》、《星河》、《海峡诗人》等持续出版,已成为重要或特色的传播平台。

  同仁性、地方性诗歌状态的不定期剪辑与缩影是2013年民刊主要特色,如《陕西诗歌》、《天津诗人》、《河南诗人》等;尽管如今已非民刊存在的合适时空,但仍有《诗品》《元知》等十来种民刊新生,它们与《当代诗人》、《诗歌现场》、《地下》、《诗东西》等持续着的民刊共同构成了当代诗歌的别样风景。民刊相互间以及它与非民刊的合力近年来逐渐加大,《诗歌月刊》、《中国诗歌》、《诗刊》均在这一年出版“全国民刊社团专号”、“民刊诗选”、“年度诗选专号”。

  中外诗歌的相互交流仿佛是“全球化”的具体写照。今年,中国诗歌在外屡获认可。西川、王家新、赵丽宏分别在获美、韩和塞尔维亚诗歌奖,山东女诗人毛秀璞、香港80后宋子江诗作亦分别在意大利、波兰获奖。中外诗歌交流度扩大的潜在动力是国民综合文学素养的提升使然,年初,诺奖获得者辛波斯卡诗集《万物静默如谜》被评为“新浪中国好书榜·2012年度十大好书”,是为该活动举办四届以来唯一入选的诗集。诗歌的有关译介工作如今有相当部分属于自发行为,如徐淳刚译布考斯基中文诗集《生来如此》自主出版,另有汉英读本《中国新诗300首》在加拿大出版等。

  2013年,在宇文所安、孙康宜主编《剑桥中国文学史》引进的同时,明迪主编、力图重新审视大陆当代诗状况的《新华夏集:当代中国诗选》在美出版。在这一年,王佐良、薛庆国、树才、北岛、梁永安、杨开显、赵振江、高兴、周瓒、舒丹丹、闵雪飞等均为读者提供了可观的诗歌译本。相关研讨与交流活动也可圈可点:48个国家和地区的200位著名诗人参与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翻译与现代汉诗的发展座谈会在中国人大文学院举办,首师大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主办国际诗会,北师大举国际文学周活动,以及中坤国际诗歌奖、香港国际诗歌节,以及中国诗歌代表团参加马来西亚“世界诗人大会”,英、日、法、韩等国诗人陆续到达京、沪、杭等地“以诗会友”,中外诗人、港台与大陆诗歌友好往来已屡见不鲜。

四、选本及出版

  出版及选本方式使更多的佳作更可能集中和有效呈现,经典化的检验需要时间,遴选的工作却是必须。这一年,已具品牌效应的年度选本仍是重头。中国作协创研部选编《2012年中国诗歌精选》、宗仁发《中国年度最佳诗歌》、洪子诚、程光炜主编30卷大型诗歌选本《中国新诗百年大典》及《中国2012年度诗歌精选》、《中国新诗年鉴2011-2012》、《21世纪中国诗歌档案》、《2012年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12年度好诗三百首》、《诗生活年选》、《中国当代短诗三百首》等一如既往沙里淘金,此外还有类型化选本如《自便诗年选》等亦纷至沓来。把网络诗歌海洋和数千种文学媒介的诗作再次编辑,“诗歌选本”做法是信息及传播时代里诗歌存在的另种妥善方式,是诗歌愉快于、有福于读者的合适方式。集束式展示也具选本性质,如《山东文学》出版“中国70后诗歌”专刊,《岁月》、《安徽文学》均以整期作为诗专号,《诗选刊》以第12期全景展示“代际诗歌”等。

  虽然“淡化”但“地方性”始终是诗歌园林的重要一枝。2013年,不少诗歌活动以行政地理及地方文化区间命名或作为主题,“山东青年诗群研讨会”、“诗歌河南”、“当代湖州诗歌现象”、“湖广诗会”及“当代诗歌的地方性”研讨等遍地开花。《中国诗歌三十年——当今诗人群落》、《越界与临在:江南新汉语诗歌12家》、《廊坊诗选》、《江南12人诗歌集》、《安徽诗歌》、《河南先锋诗歌论》、《重庆诗歌访谈》陆续出版,刘川鄂《世纪转型期的湖北诗歌研究》获湖北文学奖。在媒介方面,《星星》开辟“诗人地理”、《诗潮》设立“视野与版图”,《西部》启动“西部中国诗歌联展”等。

  数字化背景里关于诗歌地理的关注与探望,是对新传播环境里诗歌生态的“自我”及“群体”的反应与调整,同样也是对诗歌标准的自觉叩问。更广泛地说,新传播时代里它的意义不仅是“文学地理学”或限于国内同比了,正如年初云南大学的中华文艺复兴论坛即以“拯救汉语,为母语中华之崛起”为主题,在北大举行的中国新锐批评家高端论坛主题则为“全球化语境中的文艺创作与中国经验表达”。

(作者:赵卫峰

____
  • 东荡子
    东荡子
  • 邓友国
    邓友国
  • 太阿
    太阿
  • 马萧萧
    马萧萧
  • 彭燕郊
    彭燕郊
  • 黄曼君
    黄曼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