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国诗情纪要(赵卫峰)

┌2014-01-26┐┌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将诗歌创作情况按时切割及量化并不完全科学,但从传播与现象层面略观2013年度中国诗歌貌状,仍可见这一年诗歌温度之热情洋溢,虽然基本没形成显要和持续的热点与亮点,总体走势平缓,仍继续处于量的积累过程。诗歌与现实的关系、诗歌标准的辨识持续成为年度诗歌图景的主线。

一、传媒与活动

  诗歌的标准当然来自创作实践,有传播的平台便会有好诗产生的可能,网络平台与传统纸媒的互补日益紧密,如《诗刊》《诗选刊》《诗潮》持续开设“网络诗选”“博客诗精选”栏目,《绿风》、《中国诗歌》先后推出网络诗选专号,而新传媒作用继续漫延,在网站、网刊之外,微博、微信、手机以短跑姿态与漫步的博客配合,一些诗歌公共博客有着相当的人气与影响力,这种信息互动与及时的轻阅读的动态优势,亦被周期长、内容设置相对稳定的传统刊物所参考。公共博客及民刊也会对诗歌产生一定程度的误导,当它的办理者多是有闲有爱好却欠缺相应的写作水平和评判能力、当它反复跟踪“知名”诗人时,虚幻的星光难免失常,诗歌标准亦会误识。

  在一个广泛的传播时代里,短平快的诗界活动自然频繁,其“特别”“重要”在事后综述里常显得用劲和别出心裁,但相当部分仍属于区域与群体间的文化消费,“朗诵会”成为一场场此伏彼起的自娱自乐的“诗歌节”、“论坛”的招牌环节。这一年,诗歌活动仍主要由中年诗人推动,坚持着的诗人们都在一步一个台阶,向着诗的方向认真打量和摸索,80后诗歌开始拉开差距发力,部分90后开始崭露,关于特殊年龄段及大众层面的诗歌普及局部地继续,任溶溶《我成了个隐身人》、安武林《月光下的蝈蝈》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优秀诗歌奖,中国诗歌学会等举办全国中小学生优秀诗歌奖,江南时报、贵州都市报、三晋都市报等开辟定期诗歌专版,另如央视春节诗会、广东小学生诗歌节、上海90后中学生原创诗朗诵会、诗生活网“新诗实验课”、上海“诗歌来到美术馆”等活动持续推动着诗意的公益性能。

  层次不一的评奖同样频繁。鄂、辽、冀、湘、黔均有省级诗奖产生,星星、人民文学、诗刊、诗选刊和十月继续各自的刊物奖,由各地联合诗报刊、民间文学组织、以及个人名义产生的诗歌奖层出不穷。评奖连绵,至少使2013年的诗歌表面达到了多姿多彩。其中,部分评奖趋于“三高”(金额、嘉宾身份地位、仪式场面物质条件的讲究)状态,结果却并很给说真正让诗高兴,它们有时难免是自得其乐的非诗娱乐。

  诗歌的标准是传媒、活动与评奖面临的共同性问题,活动与评奖的动因之一也正源于对“标准”的深入寻求与争鸣。年初,徐敬亚、韩庆成借助《特区文学》、《诗歌月刊》并以中国诗歌流派网为平台,倡导要“把李白从汉字里挑出来”,类似的心愿也体现于以网络为主要平台的“中国网络诗歌抽样读本”、“好诗榜”、“劲诗榜”、“新世纪诗典”及“中国好诗歌”等举动,它们体现出对诗歌标准的多层级的探寻。

  虽然各种诗歌评奖活动体现了对“好诗”的要求和希望,其中存在的判断与分歧又是明显的,引发争鸣甚至争吵。传播平台的自在与交流环境的开放,使口语与日常主义写作、乡土诗、古典主义等均有理由自立;而透过这些观念及观点之主观枝节,我们会发现并感慨:今天,一个选本、一个奖、一首诗、一个诗人能最大限度地获得诗界的普遍认同的可能性基本不再!?

  网络、传媒与活动对于诗歌而言都是必要和应该,动态,至少不使之成为凝固的“化石”,百花齐放,重要是放。而到底何为好诗?标准是什么?真正的答案,只能在持续的写作实践中。

二、文本及现实

  这一年诗歌更加面向现实和介入生活,甚至相互呈现高浓度混合状,在经典性的回顾之余,诗歌与诗人共同面临的“现实”,使往昔作为传播策略的“先锋诗”、“知识分子”、“民间写作”“地域写作”等命题在大同的传播时空和日常环境里已然淡化。

  一方面,信息化现时环境与及多样而实在的日常生命与生活处境促进了“情感”的丰满与复杂,亦有助于诗歌更有效地介入社会、抵达心灵,数字化传播不断激活和对语言进行翻新处理,诗歌创作整体成熟行进,尤其是青年一代的语感与情感表达都因真实而鲜活出新。但若苛刻看,泥沙俱下的众多诗歌文本在大传播时空里密集飞舞,出类拔萃的诗作几未出现,诗歌块状推进,文本相互距离并不明显。可以说,今天的诗歌并非贴近现实面向时代与否而是如何重新认识现实和整理自我的问题,这也导致了诗界的争吵与诗歌标准的紊乱。

  类似乱象也引起界内注意。《星星》理论刊全年开辟“诗歌的现实境遇与生存状态”栏目,就“传媒话语膨胀时代的诗歌写作问题”(陈超)、“诗歌与现实之古老的敌意与精神难度”(霍俊明)问题探讨“微博时代的诗歌之路”(刘波),辨识“灵魂话语缺失的迷途”(罗雨)、“新世纪以来诗歌写作的话语困境”(卢山)和“现代诗大众化的三个维度”(魏巍),力求“贴地飞行与良心写作”(范云晶),“于平淡处见奇崛”(卢桢),显然的是,在这个“现实网罗下的浅诗歌时代”(赵卫峰),如何使诗歌从无序的私人化、随意性和庸碌状态里挺胸让“现实”从“鸡毛蒜皮”般的日常与同质经验里抬头,使生存与生命的更价值部分在新媒体环境里重整旗鼓,是个长期性命题。

  同时我们也乐观地看到,立足于现实是认真仰望高处与远方的启始,诗歌与现实的关系也较好地体现于及时的介入和对大小环境的责任心、爱心和承担意识,这类诗作使芜杂的诗园葆有了醒目的清新与绿意。2013年3月,3岁因病失明、自学文学、出版诗集《灵魂的香味》的盲人女诗人李芳洲作品网络直播朗诵音乐会在四川传媒学院上演,引起关注;现年过六旬李芳洲用“听教材”方式艰苦自学,获得心理咨询师资格,十多年来已帮助超过2000人。4月,四川雅安7.0级地震举世瞩目,众多诗人及媒介及时响应,以诗祈福,《星星》出版“雅安地震”诗歌特刊。8月,梁平获《中国作家》郭沫若诗歌奖,其长诗《汶川故事》“作为一个重大题材的国家叙事,充满了文化的思索与哲学的探求,达到了新的高度(张清华)”。

(作者:赵卫峰

____
  • 东荡子
    东荡子
  • 邓友国
    邓友国
  • 太阿
    太阿
  • 马萧萧
    马萧萧
  • 彭燕郊
    彭燕郊
  • 黄曼君
    黄曼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