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诗歌观察:站在新诗百年的门槛上(3)

┌2014-01-26┐┌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诗歌的短小精悍非常适合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碎片化的阅读时间,微信诗刊借助手机阅读,有望成为诗歌重回大众视野的主要推手。

经济实力掌握话语诗歌活动喜忧参半

2013年,各地纷纷举行各种诗歌活动,经济实力掌握诗歌活动话语权的趋势日益明显。

首先,从地域上看,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举办的诗歌活动规模大,数量多,而有些内陆省份,全年基本看不到像样的诗歌活动。其次,各种诗歌奖有比拼奖金的趋势,一掷万金不再鲜见。以民间诗歌奖为例,前几年,奖金大多数千元,为降低金钱色彩,有的奖项有意把奖金定为9999元,以回避万元关口。但近两年,随着曾为诗人的企业家回归诗歌的增多,奖金也呈几何级增长,短期内连续突破5万、10万、20万、50万等多个关口。奖金多、奖励的诗人多,对相对穷困的诗歌来说有其积极意义。越来越多的诗人企业家对诗歌进行各种形式的反哺,客观上推动了诗歌事业的发展。

在政府、企业、个人出资开展诗歌活动的同时,高等院校也参与到资助诗歌的行列。1月,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宣布从2013年起,五年投入1000万元,参与主办资深诗歌刊物《星星》,有意把《星星》打造成诗歌刊物的航空母舰。作为这一计划的起步,《星星》本年度每月出刊三期,超过了中国作协主办的《诗刊》的出版密度。

令人担忧的是,在诗歌红火的另一面,一些严肃的诗歌活动却因为经费问题难以为继。已成功举办十三届的北京大学“未名诗歌节”,2013年就因为缺钱而停办。这个每届为期一个月的诗歌节是中国第一个诗歌节,每年3月26日举办,是为了纪念诗人海子。这个具有广泛影响的诗歌节的停办,对有着辉煌历史的中国校园诗歌无疑是一个打击。

乐趣园埋葬论坛流派网重整旗鼓

2010年上海世博会前夕,位于上海的国内最大诗歌网站乐趣园被关闭,建于其上的千家诗歌论坛一夜之间灰飞烟灭,被称为"中国网络诗歌最黑暗的一天"。从此,诗歌论坛一蹶不振,诗人们把网络视线纷纷转向博客和刚刚兴起的微博。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状况在2013年有了根本性逆转,以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为代表的诗歌论坛再度崛起,重新成为诗人交流的主战场。如果把博客、微博比作私人客厅,那么论坛无疑是城市广场,它海量的吞吐能力、强大的交互性,没有限制(如字数)的自由发表,日益完善的手机版本,让诗人可以随时随地聚在一起。12月,德国《南德意志报》在关于中国网络诗歌的整版报道中,认为这不仅在德国,而且在整个欧洲都是无法想象的奇迹。5月,《人民日报》在《当诗歌遇上新媒体》一文中把目光投向诗歌论坛,认为"2011年,中国诗歌流派网上线",让诗歌论坛从此再度活跃起来。

中国主流文坛2013年也罕见地给论坛为主体的网络诗歌以高度评价,4月,中国现代文学馆发布《2012年中国文学发展状况》报告,指出网络新媒体对汉语诗歌创作带来新的空间。11月,由北京大学、首都师范大学诗歌研究机构主办、众多国内权威专家学者参加的"中国现代诗歌语言与形式学术研讨会",肯定了网络新媒体对现代诗歌的积极影响。

诗人杨炼认为,上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诗人从曾经的舞台中央被推向了边缘,是网络让诗歌隐藏的力量重新现身。诗评家吴思敬认为,网络使很多被埋没的诗人在诗坛得到展现。诗歌翻译家李笠认为,网络给了诗歌助推的力量,网上发表诗歌、欣赏诗歌的人现在很多。诗人叶匡政认为,诗歌更适合网络时代的写作和阅读。诗评家徐敬亚、诗人严力与多国诗人探讨了把诗歌节延续到诗歌论坛长期举办的可能性,以弥补诗歌节在时间上只能浅尝辄止的遗憾。

今年在大学校园风行的"三行情诗",其前身就是兴起于诗歌论坛的三行以内的"微诗"。

2013 哀痛中的诗歌

2013年的诗歌,时时笼罩在一种哀痛之中。今年10月8日是顾城辞世20周年,北岛主编的《今天》推出了“纪念刊”。凤凰网文化频道出品了有关顾城的首部纪录片《流亡的故城--纪念顾城逝世二十周年》,这也让对诗人的纪念开始从纸面走向荧屏。

2月14日,农历正月初五,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之中,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雷抒雁凌晨病逝,距他接任会长不到10个月。这一天,是青年诗人小招两年前的自杀日。11月12日凌晨,中国诗歌学会新任会长韩作荣病逝,距接任会长仅5个月。牛汉、郑玲、冀汸这三位象征新诗历史的老人也在9月、11月、12月相继去世……从年头到年尾,诗的哀痛几乎笼罩了整个2013年。

(作者:韩庆成

____
  • 谭仲池
    谭仲池
  • 雪马
    雪马
  • 胡的清
    胡的清
  • 谭克修
    谭克修
  • 刘虔
    刘虔
  • 熊国华
    熊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