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湖南诗歌概观(吴投文)(3)

┌2013-06-07┐┌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在“6+0”和“新湘语”之外,新世纪之初崛起的常德诗群值得关注。常德地处湘西北,有其特殊的文化地理优势,尤其是这些年当地特别重视诗歌文化建设,诗歌写作在当地蔚然成风。自2003年以来,当地已连续主办六届的“中国?常德诗人节”已成为国内有较大影响的诗歌节,常德市诗歌协会主办的大型诗歌季刊《桃花源诗季》也在诗人中有良好的反响,这些无疑都是常德诗群崛起的助推力。常德诗群的骨干成员有邓朝晖、谈雅丽、杨亚杰、龚道国、罗鹿鸣、刘双红、余志权、冯文正、唐益红、章晓虹、周碧华、黄修林、张文刚、程一身等人。其中,邓朝晖、谈雅丽是国内新起的目前比较活跃的诗人,两位女诗人的诗风有某些相似处,她们“在神秘、和谐的大自然面前袒露自己的心灵,表现心灵的和谐;更重要的是表现心灵如何摆脱孤独、寂寞、恐惧、世俗而走向和谐、宁静和愉悦。”(引自张文刚《桃花源诗群的生态化抒写》,《文艺报》2011年8月22日)杨亚杰则善于在日常生活中发现诗意,她带着爱心抒写那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场景、事件和人物,但其中蕴涵着诗人敏锐的思考和智慧,也有一种平静中的温馨和优美。
  同样地,作为一种地方性诗歌现象,湘潭诗群也值得关注。湘潭居湘之中,是人文荟萃之地。前辈诗人彭燕郊先生曾长期在湘潭大学任教,湘潭很多诗人的创作是在彭燕郊先生的指导下起步的,或者得到过彭燕郊先生尽心的推举和奖掖,因此,湘潭诗群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彭燕郊先生的先导性影响。新世纪以来的湘潭诗歌别有一番风景,虽则热闹不足,但有沉实的内涵。湘潭诗群的骨干成员有邹联安、曾庆仁、刘剑桦、李静民、楚子、朱立坤、曹青、边草、欧阳伟、杨平等人。邹联安的诗在热烈中有忧郁,往往在大气中展示出开阔的背景和浪漫的情怀。曾庆仁痴迷于诗歌形式方面的尝试,同时在诗中追求一种具有哲学意味的表达。李静民的诗中有一种深刻的痛楚和对于现世的游离,以一种近乎唯美而又强劲的姿态,把难以测度的内心图景转成忧郁的歌吟。楚子多写长诗,往往在超现实的情境中展开对自我形象的变形处理。此外,刘剑桦、朱立坤、曹青、边草、欧阳伟、杨平等人的诗也各有特色。自然,湘潭写诗的人极多,远不止上面提到的这些诗人,大家都在埋头写作中远离身外的喧嚣。
  在诗歌史上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有影响力的诗派或诗群一般具有较强的地域性辐射作用,会有效地带动一定地域内的诗歌创作,影响到这一地域内的诗歌格局。具体到湖南诗坛,这种情形也值得注意。“6+0”诗群和“新湘语”诗群既有各自的核心圈和基本成员,也有各自辐射所形成的影响圈。一般来说,这种由诗群辐射所形成的影响圈具有不确定性和模糊性,也存在相互交叉的复杂情形,不过,由于影响圈主要基于某种共同的文学趣味和创作理念而形成,似乎也可以厘清一个大致的边界范围。从湖南诗坛的实际情形来看,这两个诗群的影响圈应该还是有迹可循的。具体来说,“6+0”诗群虽然本身比较封闭,但这些诗人在湖南诗坛有较高的认同度,湖南的青年诗人中有相当大的一群在他们的影响下写作,因此,围绕着“6+0”诗群,实际上有一个更大的专注于打磨诗歌“手艺”的“泛诗群”队伍。这说明“6+0”诗群在相对封闭中对诗歌的坚守,恰恰是其在湖南诗坛产生实质性影响的一个原因,也说明“6+0”诗群在其封闭中也有向同道者敞开的一面。“新湘语”诗群具有一定的网络号召力,对湖南倾向于口语诗写作的诗人具有相当的吸引力,集结在“新湘语”诗歌论坛的诗人似乎都表现出某种特别的诗歌癖好,这对强化湖南诗歌的地方性特色是一个有力的推动。常德诗群和湘潭诗群都是省内的区域性诗群,尽管所产生的影响可能还相对有限,但在诗群内部可以强化一种地方性写作取向,对激活当地诗人的创造力是极有好处的。另外,湖南“新乡土诗派”在20世纪80年代末曾产生过一定的影响,在沉寂二十年之后,最近两年似乎有复苏的迹象,陈惠芳、杨林、黄曙辉是主力成员,在这里也值得一提。从总体上看,这些诗群由各自的影响圈所产生的催化作用有利于形成湖南诗坛良性互动的诗歌格局,有利于湖南诗歌的提升和繁荣。在诗歌共同体内部,这种良性互动恰恰是催化原创性写作的前提和要件,就此而言,湖南诗歌的前景值得期待。

  三
  在上述诗群及其影响圈之外,新世纪湖南诗坛多元竞放的个人化写作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在这一现象的后面,是湖南诗歌创作暗流奔涌的内在活力和相对边缘化的写作姿态。这些湖南诗人中的绝大多数,并不属于诗坛具有聚光效应的人物,然而他们沉默与充实的写作却处处显出一种踏实的品格。
  这里要提到的是一些创作活跃的中青年诗人,他们以“不依赖群体合奏的个人之音”(引自远人《诗歌在南方之南——湖南诗歌今日掠影》,《湖南日报》2003年12月10日)凸显出自己鲜明的创作特色。刘舰平的创作经历在湖南诗人中具有特殊性,他本来以小说创作知名,后来因视力严重衰退,转而用手机录音的方式从事诗歌创作,已出版多部诗集。他的诗清新自然,时见奇思妙想,诗中往往显示出一片纯净与光明之景。匡国泰的诗多以乡土、自然为题材,一度在诗坛广有影响,但进入新世纪之后,他的创作似乎处于间歇性的状态。他的乡土诗与湖南“新乡土诗派”似乎隔着很厚的一层,他是用纯然乡土的眼光来观察自然山水的,中间并没有隔着城市这个庞大的象征物,这使他的诗歌似乎是从自然山水中慢慢长出来的,有着天然本真的特色。他有非常出色的语言感觉,在平实的文字后面有一种自然流畅的气韵和唐人绝句式的画面感,也透露出某种隐逸气息和淡淡的乡村忧郁。廖志理的诗也多与乡土、田园、山水有关,他把情感投射到自然山水中,幻化成一个生机盎然又诗意淋漓的乡土中国形象。显而易见,他在尝试着一种新乡土风味的写作,把一个乡土性的灵魂与现代人的家园情结有机地融合起来,同时与中国的古典诗歌传统取得内在的沟通,这使他的创作显示出一种深厚的民族底色与强劲的活力。谢午恒的诗着意于日常生活中诗意的挖掘,却又不粘滞于日常生活的琐屑,而是把一颗心贴近生活真实的血脉,因而能把捉到生命与生活中弥足珍贵的瞬间与片段,显示出一个诗人在看取生活时所特有的眼光。白红雪的诗在温暖中有忧伤,色彩明亮而富有哲思,他对人生的言说方式是非常个人化的,显示出自己的创作个性。柴棚是近几年引人注目的一位女诗人,她的诗写得朴实真挚,有一种内在的热度,意象清新自然,也有一种婉约的韵致。欧阳白是一个在诗艺上讲究打磨功夫的诗人,有相当纯正的艺术趣味,他不遗余力地提倡“好诗主义”,认为诗歌应该有所承担,反对诗歌的庸俗化。他的诗歌大都关涉对于生命与生活的深层思考,在朴实的文字后面有着耐人寻味的哲理性内涵。

(作者:吴投文

____
  • 刘虔
    刘虔
  • 熊国华
    熊国华
  • 谭克修
    谭克修
  • 胡的清
    胡的清
  • 雪马
    雪马
  • 谭仲池
    谭仲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