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宋词是妓家文学”殆不为过

┌2012-09-18┐┌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赵宋承李唐遗风,声妓之乐盛况不减,达官豪富之家固蓄养家姬酬酢宾客,即一般文士亦会量力置妓,用以清歌妙舞,红壮侑觞一番。
  古代诗人写诗中女性,离不开歌舞的妓家,此传统由来古远。如《复斋漫寻》记载:“今诗人咏妇者多以歌舞为称。梁元帝《妓应令》诗云:‘歌清随漳涧响,舞影向池生。’;刘孝绰《看妓》诗云:‘燕姬臻妙舞,郑女爱清歌。’;齐萧放《冬夜对妓》诗云:‘歌还团扇后,舞出妓行前。’;庾信《赵王看妓》诗云:‘绿珠歌扇薄,飞燕舞衫长。’;王绩《咏妓》诗云:‘早时歌扇薄,今日舞衫长。’……”
  自汉代以来本有所谓营妓,或官妓公开卖笑,纵人游乐。官妓原以待军中无妻者以解决性欲,后代营妓则不限于供应军人,成了士大夫及文人学士的社会娱乐。
  唐代教坊之乐大兴,更代替了秦汉以来的营妓,君臣士夫之间得以充分享受妓酒之乐,唐代诗家因须借妓家吹唱以扬名立万,迄宋词更是标准的妓家文学了。
  宋朝的法律和道德都在认狭邪之游为合法的正当行为,理学兴起后,对召妓贿酒亦甚少影响。社会及家庭且视为故常不以为讳。二程夫子中的程明道尝讲:“只要心中无妓,不妨座上有妓”,可说明道学家对此事的认知态度和观点。
  宋徽宗时相国王黼:“于后园聚花石为山,中列四巷,俱与民间娼家相类”(详见《靖康遗录》)。足见当时娼家建筑竟成为模式,致使相国之家仿习。
  此处就词之源流与妓家关系先作介述。最早的词,尚有诗的变体痕迹。如《渔隐从话》:“唐初歌辞,多是五言诗,或七言诗。初无长短句,自中叶以后,至五代渐变成长短句,及本朝则尽为此体。今所存止《瑞鹧鸪》《小秦王》二阕,是七言八句诗并七言绝句诗而已……”
  宋词由妓家歌唱,其源流仍是沿袭唐朝的《乐府声诗》。至唐末赵宋时迄柳永而词唱之风大著。
宋词词意 张淑平画
宋词词意 张淑平画
 
  词之最早者,宋人于古碑中见有唐人《鱼游春水》词如《复斋漫录》云:
  “秦楼东风里,燕子还来寻旧垒。余寒初退红日薄,侵罗绮,嫩草初抽碧玉簪。细柳轻窣黄金缕。莺啭上林,鱼游春水。几曲阑干遍倚,又是一番新。桃李佳人,应念归期。梅妆泪洗,凤箫声绝,沉孤雁,目断清波无双鲤,云山万里,寸心千里。”
  古代官场宴会必集妓歌唱,故苏东坡有词《贺新凉》描述妓家情景。后人记载此事经过甚详,如杨湜的《古今词话》:
  “苏子瞻守钱塘,有官妓秀兰,天性点慧,善于应对。湖中有宴会,群妓毕至,惟秀兰不来。遣人督之,须臾方至。子瞻问其故,具以‘发结沐浴,不觉困睡,忽有人叩门声急,起而问之,乃乐营将催督之。非敢怠忽,谨以实告。’子瞻亦恕之,坐中车属意于兰,见其晚来恨未已,责之曰:‘必有他是,以此晚至’?秀兰力辩,不能止倅之怒,是时榴花盛开,秀兰以一枝藉手告倅,其怒愈甚。秀兰收泪无言,子瞻作《贺新凉》以解之,其怒始息。其词曰:
  乳燕非华屋,俏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困倚,孤眠清熟。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浓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西风惊绿,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雨簌簌。……”
  古代官场中教坊妓家为君臣之间酬酢的,如《文昌杂录》:

(作者:梦光情雨


相关阅读:

____
  • 熊国华
    熊国华
  • 谭克修
    谭克修
  • 刘虔
    刘虔
  • 谭仲池
    谭仲池
  • 雪马
    雪马
  • 胡的清
    胡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