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东南飞》的写作年代和成诗过程

┌2012-09-07┐┌来源:新浪博客┐┌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孔雀东南飞》诗前小序云:"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于庭树。世人伤之,为诗云尔。”这53字的小序,将诗中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前因、后果,交代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知《孔雀东南飞》是东汉末年献帝建安年间的作品。梁启超先生曾疑心该诗是六朝人所作,并说他“别有考证”,但始终未见他“别有考证”的文章问世。也有人以“新妇入青庐”是北朝时的婚姻习俗,“四角龙子幡”是南朝时的社会风尚为由,而附和梁启超先生的看法,笔者在拙著《〈孔雀东南飞〉故园拾穗》一书中做了辨析,认为该诗形成于汉末建安年间无疑。
  胡适在《白话文学史》中,对《孔雀东南飞》的成诗做了十分精辟的论述:
  “我以为《孔雀东南飞》的创作大概去那个故事本身的
  年代不远,大概在建安以后不远,约当三世纪的中叶。但我
  深信这篇故事流传在民间,经过三百多年之久(230——55
  年)方才收在《玉台新咏》里,方才有最后的写定,其间然
  经过了无数民众的减增修削,添上了不少的‘本地风光’(如
  ‘青庐’、‘龙子幡’之类),吸收了不少的无名诗人的天才
  与风格,终于变成一篇不朽的杰作。”
  关于《孔雀东南飞》的成诗过程,综合前贤的论述,笔者认为,大约经过口头讲述、撰写成诗、传抄修改到成为定本广为流传这么四个阶段:
  故事的口头讲述阶段。焦仲卿、刘兰芝殉情后,在小吏港一带引起了巨大轰动。刘家山人将兰芝姑娘的尸体抬到焦家,将两具尸体放在焦母的床上,要焦母与儿子、媳妇同睡三天。周边村民出于义愤,打碎了焦家的坛坛罐罐,焚烧了焦母床上的帐帏枕被,打落了焦母的门牙,抓破了焦母的面皮……把焦家闹得一塌糊涂。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小吏港地区前后几十里,家家户户说焦刘。有的人在讲述这个故事时,还会把它描绘得很形象很生动,听者无不流下同情的泪水。当地人去外地访亲问友,爱讲述这个故事;外地亲友和商家来小吏港作客,当地人也爱把焦刘的爱情故事讲给他们听。一传十、十传百,这个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便迅速在社会上流传开来。
  撰写成诗阶段。建安时代是我国古典文学最为繁荣昌盛的时代,是产生三曹(曹操、曹丕、曹子建)和建安“七子”(孔融、陈琳、王粲、徐幹、阮瑀、应瑒、刘桢)的时代,由于环境容许他们自由创作,风格形成流派,他们的作品被后世称为“建安文学”。那时的社会有着浓厚的文化氛围,环境比较宽松,人们每写成一文一诗,其优秀篇章便会在社会上广为流传。这为焦仲卿、刘兰芝的爱情故事的传承与发扬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优越的人文环境。长诗《孔雀东南飞》就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创作并留存下来的。
  故事在现在的怀宁县小吏港一带通过口头讲述流传了一段时间后,人们被焦仲卿、刘兰芝忠贞不贰的美德所感动,当地一个无名氏文人哀其不幸、叹其壮烈,便运用当时流行的民歌体写成这首长诗。这位无名人,先是在心中默默地打着腹稿,接着便写定成文,于是就有了这首名诗的雏形。
  传抄和修改加工阶段。长诗写成后,因为内容好,它歌颂了人间最纯正的爱情,鞭挞了封建恶势力和宗法观念,便有人将其抄录下来,带回家读给父母听、读给妻子听,家中来了亲朋,读过这首诗后,有的人干脆将诗抄下来带走。你也抄,我也抄,在转抄流传的过程中,一些文化人聚集在一起,斟酌推敲,加工润色,将诗句改得更加流畅生动,朗朗上口,读起来也就更加富有韵味。
  “乐府”采风,编入诗集成为定本阶段。徐陵,南北朝时代陈朝人,公元507年生,583年殁,活了77岁。一般说来,文人从事著述特别是为别人编纂文集、诗集,大都是到了他们的晚年、在社会上已经很有名气时干的事。我们姑且认定徐陵是在50岁时开始编纂《玉台新咏》,他50岁时,也就是公元557年。胡适在《白话文学史》第六章《故事诗的起来》中,也直言“到六世纪下半叶徐陵编《玉台新咏》始被收录”。而焦、刘爱情故事发生在公元196年到220年之间。这就是说,从焦、刘爱情故事发生,到长诗《古诗为焦仲卿妻作》被收入《玉台新咏》成为定本,这中间相隔了300多年。
  问题就在这里,这么漫长的三百多年,这个悲剧故事是如何流传下来的呢?是靠口头流传?还是靠文字流传?如果真的是口头流传了这么长的时间,会有这样的事吗?那也只能是因为焦、刘爱情故事太感人了。否则实在不好解释。在我们身边发生的真情故事,能有隔代相传而完美无缺的吗?实际上,在广大民间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生动感人的爱情故事,新的故事会淹没旧的故事,使人们将先前的故事淡忘。笔者认为,不管多么感人的爱情故事,想在民间口头流传三百多年,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因此,焦、刘爱情故事口头流传讲述阶段的时间可能很短,不会超过亲历其事的当代人,不会超过几年十几年时间。只能是在故事发生不久,即被一位富于激情的无名氏文化人,将其撰写成篇。从诗句中的大量方言土语,至今仍然存活在小吏港民间的情况看来,这首诗肯定是故事发生地——怀宁县小市港周边地区目睹其事的无名氏文人写的。只有亲历其事者才会有激情,才能写得这样逼真传神。我们还可以推测到,他是一个读书不多,但却十分聪明的文化人,“我手写我口”,他不会使用文言,便用当时民间的口头语言来写。笔者特意将这首诗读给只读过几个月书、年过九旬的老母亲听。她说:“听得懂,听得懂”。因为诗的情节生动感人,写得好,有着很高的艺术魅力,而且运用了当时的民间口语,读起来琅琅上口,这样,诗稿便受到人们的普遍传诵。你也抄,我也抄,一代一代相传。书面流传比口头流传的效果要好。传了三百多年,这中间当然经过多个文化人的加工润色。徐陵为编纂《玉台新咏》去社会上采风,从民间或者乐府机关里得到的《古诗为焦仲卿妻作》,肯定不会只有一种版本。他会从多种版本中,择善而收录。在《乐府诗集》里,这种情况时有可见,其中有些乐府民歌,竟大同小异地保存在集子里。另外,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在收进《玉台新咏》之前,就有文人将这首名诗编进另一种诗集里,在社会上流传着,只是由于后来收进了《玉台新咏》,先前那个不出名的集子也就失传了。
  清陆心源《仪顾堂续跋》卷一四跋元刻本《乐府诗集》云:“……茂倩字德粲,(郓州)东平人。通音律,善篆隶。(北宋)元丰七年(公元1077年),河南府法曹参军。……嘉祐二年(公元1050年)进士。”离徐陵年代又过了五百多年,才被郭茂倩编入《乐府诗集》,置于《杂曲歌辞》部分里,改题为“《焦仲卿妻》”,并为诗前小序作注:“《焦仲卿妻》,不知谁氏之所作也。”以后元、明、清各代编印诗集,均将《焦仲卿妻》收入书中。“五四”以后,该诗以首句“孔雀东南飞”为题传世。一千多年来,这首长诗终于流传开来,成为一篇独树一帜的“千古绝唱”。

(作者:李智海


相关阅读:

____
  • 谭仲池
    谭仲池
  • 胡的清
    胡的清
  • 谭克修
    谭克修
  • 熊国华
    熊国华
  • 雪马
    雪马
  • 刘虔
    刘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