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自己的精神故乡-评李晃诗集《诗侠之歌》

┌2014-08-08┐┌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李晃诗集《诗侠之歌》,从诗歌美学角度,历史伦理层面,表现出了一个城市流浪者的独有情思。诗集一分为三:任侠、还乡、禅悟。作者的游走经历、乡土情结、禅意参悟,体现在诗集上乃是对于诗歌的社会、历史、哲学等内涵的诗意开掘,一定程度上传达了诗人内心世界的波谲云诡。李晃诗歌写作的历史算来已有20载,其诗作创作手法基本沿袭着中国古代发轫的两大传统即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道路孑孑前行,比较落实,也容易理解,所以有评论者认为他的诗作靠近古典传统,然又彰显一定的现代意识。我亦以为然。
  《诗侠之歌》的“任侠”板块,发思古之幽情,借游走以抒怀,凸现了诗人作为城市流浪者的独特情怀,这既是对历史、地域、景物等元素的抒写,也是借此对主体世界的隐喻和指代。“江南丝竹是江南水乡人/--乌篷船上那把橹抚弄它们,就会打开一条/通往烟雨江南的水路//头顶陶罐汲水的邻家少女/井水打湿了镶花边的裙裾/带翅膀的歌声乘风飞舞/--惊飞一行白鹭//一颗种子钻出了土--/有一个佩箫带剑青衫少年/打马经过那扇花格子窗户/得得的蹄声是美丽的错误//我只想将船儿撑到荷花深处/轻轻抚弄江南这把月琴/--在运河那根弦上/太湖和西湖如歌如诉”(《江南丝竹》)这首游记诗,诗句不多,可谓精短,但意境显然,令人读来想象飞扬,物我相融。江南,向以优美、阴柔、悠然、多情……而为古往今来的文人骚客所心仪,以江南为题的诗文千篇万首,连篇累牍,可谓汗牛充栋。“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读李晃的《江南丝竹》,让我不由联想到了古人这些江南诗作经典。
  李晃的任侠、怀古情怀,还有如是表述:“一直漂在路上/理想的方舟,缆绳无处挂扣/再好的纸张也包不住我的火/我一直这样热爱生活/尽管一路颠簸//慈祥而伟大的母亲哦/今天,我跪在你的膝前恳请你也在我的脊背上/刻上四个字:精忠报国”(《谒岳母墓》)读此诗,又让我与南宋诗人陆游的《病起书怀》发生微妙的联想:“病骨支离纱帽宽,孤臣万里客江干。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天地神灵扶庙社,京华父老望和銮。出师一表通今古,夜半挑灯更细看。”陆游想到自己一生屡遭挫折,壮志难酬,而年已老大,遂生深深的慨叹和感伤;但他在诗中说一个人盖棺方能论定,表明诗人对前途仍然充满着希望。尤其“位卑未敢忘忧国”一句,成为后世许多忧国忧民的寒素之士用以自警自励名言,与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有异曲同工之妙。李晃此诗也在表白同样意思:虽为一名无权无势无财富的城市打工者,但能有此忧国忧民之念。我看难得。
  与许多进城务工者对于城市往往感觉陌生与抗拒,但又回不去自己的故乡,因而难禁对于故乡的回望与眷恋,就像离家远游的孩子怀恋母亲,《诗侠之歌》的“还乡”部分,颇具如是情思与心态。它借写故乡以抒怀,凸现了李晃作为城市流浪诗人对于故土、母亲、温情、土地等的绵绵思念,这既是对孕育生命的滥觞之地的讴歌,也是诗人对于精神寻根的主观情愫表达。“乘一片雪花回家/可以在村口等到二十年前的/妈说的那一句话/”崽啊,你回来啦……“//乘一片雪花回家/可以看见怀着春天的艾香/心里便有了温暖/”妻啊,我好冷啊……“//乘一片雪花回家/可以撞上脸若桃李的仁儿/嘟着小嘴巴/”哥啊,你可回来啦……“//乘一片雪花回家/爸啊,你默默地背过简单的行李/不说一句话/我就是这雪花/不知何时染白了你的/一头黑发”(《乘一片雪花回家》)我曾在某媒体上读到这样文字:“奶奶说,你们快回来吧,池塘里给你们养的鱼,都被野鹤吃完了。”但远在深圳打工的亲人们一旦回到他们日思夜想的故土,却被眼前景象惊呆:村里静悄悄的,庶几全是老人与孩童,青壮年踪影皆无。走到田里看看,那里长满了野草,原来所没见过的野鸡、野鹤、野兔全都被市场经济那只无形的手释放出来。乡下的留守儿童,大都有此感受:好多年,全家人都很难团聚,不是妈妈不回,就是爸爸不归,甚至是父母长年在外打工,为了节省路费,也因为交通拥挤,与老人孩子一别好几年。正如写“回望小说”的沈从文,长年蛰居城市,创作乡土赞美诗一样的“边城小说”,一旦回到故乡,故乡的破败与陋俗与其小说中的美好情境大相径庭,全不是那么回事。所以,不独当年的沈从文回不去故乡,现在李晃同样也不可能告别城市回归故乡。这不是感情上愿意与否,是经济、是文化、是肉体、更是灵魂的需要。
  再看这首:“祖坟上的小白羊/正在坟上吃草,平静安详,/啃着祖宗身上长出来的青草/小尾巴拍打着我温情的目光//这时,我看见夕阳/”咕隆“一声滚到西山下/老天的脸色越来越黑/小白羊的身子越来越白//小白羊”咩咩“的叫喊着/父亲的名字,”我要回家!“/我弯下腰去摸了一下碑身/从祖坟上拔起栓住它的树桩//它抬起头,身子象弓一样/不肯跟我走,眼里闪烁着几许倔强/它是不会知道的/我的父亲,此时正躺在病榻上”(《在祖坟上吃草的小白羊》)诗句不长,但读来有一种凄凉,有一种伤感,看得人有点“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的意思。
  《诗侠之歌》还涉及到了禅,这便是第三辑的“禅悟”板块,其中,有些诗作读来不无意趣:“你是一颗来自南岭的雨滴/而我远至资江水/因了最初那一夜/温柔的注视/心空下了一场雨/在南方的荷上/痴痴的两滴/颤颤弄成一体//总有一些雨丝/想牵走你/我们的身心呵/焊枪也没法割离//低头问荷/做你我的住家可不可/荷  居然翻成佛手/缄口不说”(《雨荷》)禅是一种生命学说,其宗旨在于建立一个行为参照系和构设一种人生境界。它体现为个体伦常日用的心态体验,表露着随顺自然、一切皆真的人格理想。它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态度和生命意识。禅有时也认为外在现象世界虚空而内在精神本质真实,实际上它关注的并非物质与精神究竟何为本质的问题,而是一种人的自我解脱以及这种解脱的实际体验,是这种实际体验下所感受到的人生宇宙的终极真理。
  李晃是一个对诗歌有着可贵坚持与神圣坚守的写作者。只是,在题材层面,偶有一些“情绪”之作。这在《诗侠之歌》中也有端倪。对于一个爱写诗、又不能靠写诗解决一切问题的草根诗人,一个受制于村野文化制约的深漂打工者,于居无定所、四处游走、遭遇路障且血气方刚的情状之下,似可理解。对此写法,鲁迅先生早有劝谕。诗歌是文学中的精华,当在真、善、美紧密相拥下尽心尽力,拈须寻句。有人说,进城务工者是进不去城市、也回不到故乡的一个群体。其实,一个人除了拥有出生地或籍贯意义上的故乡外,更重要的是要拥有自己生存意义上的、精神意义上的故乡。在诗歌写作的荆棘小道上,李晃已然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相信以其执著和努力,当能寻找到属于他自己的生存之地和精神故乡,并在诗写的过程中,不断享受创造的乐趣。
 

(作者:周思明

____
  • 刘虔
    刘虔
  • 雪马
    雪马
  • 谭克修
    谭克修
  • 熊国华
    熊国华
  • 胡的清
    胡的清
  • 谭仲池
    谭仲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