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卑不忘国忧 凡身难裹豪情-读李晃《诗侠之歌》札记

┌2014-07-29┐┌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我是以敬重的心态读完这本诗集的。李晃是我朋友,他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当然也不穷酸,他在深圳一家事业单位不卑不亢地靠着自己的文人技法打工,获得一份足可温饱但不盈余的待遇。但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写诗,编辑出版诗集,包括他人的、自己的。他靠执着坚守着诗国领地,用自己独特的感受与文字写下一首首足可以使他永垂不朽的诗歌。看完此诗集,我的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位卑不忘国忧,凡身难裹豪情。
    把李晃归类为忧国忧民的现实主义诗人我看一点都不过分。他与我一样从穷苦的农村混出来,实属不易。他承接了传统诗歌的现实主义手法,佐以浪漫主义的夸张和想象,把现代化的都市和改革开放后的农村生活描写的很到位,把当下的城乡差别、城里人和乡下人的思想情绪表达的唯妙唯俏。在叙述这种差别的同时也把自身放入到现实中去,城乡文化冲突的火焰灼出他独特的感知。
    在第一辑《任侠》中,无论是怀古还是写城市,都留下了他忧国忧民的情怀。古城、古人,名城、名人,但凡他到过的名胜古迹,都是他抒写的内容。从字里行间,我看到了诗人对祖国山河的热爱,对优秀文化的赞颂,犹如骑在天马上观看人间百态,在诗人眼里,也出现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尔虞吾诈、世态炎凉的忧心。他是一个尚未泯失正直和良知的文人,字句里明显可见一个诗歌大侠的形象,——那就是位卑不忘国忧的李晃。
    在第二辑《还乡》中的几十首诗里,我又读出一个凡身难裹豪情的李晃。多年写诗、编诗、读诗、谈诗,他的语言与技法不用说已是炉火纯青,对农村生活的诗意把握与表达,凸显出一个游子对故乡的无限眷恋与不舍,也表达了诗人对城乡差别的心酸与忧虑,家人的际遇,城乡的生活感受,使他站在城乡之间,一边羡慕城市的生活,又一边骂着城乡差别的不公。他可以在农村为种猪让路,但不惧在城市车流中冒死穿行。乡村与城市撕扯着他的心。他有把人间重新均贫富、等贵贱的豪迈,也有虱子一样无所作为的无奈感慨。但总的来说,激扬的文字里既有悲情,也有励志,更有不甘。九天揽月的情怀,五洋捉鳖的气概,无不渗透字里行间,给人感觉:凡身难裹豪情!李晃仗着诗剑从有才的楚地来到华夏南部现代都城,喝令三山五岳开道:诗侠来也,地王大厦只不过是诗侠的老二!
    我敢说李晃虽不是物质的富翁,但他绝对是诗坛的豪客!他有好多部诗集传世,凭着这些,他真的是完全可以笑傲诗歌江湖:吾只须从“李晃诗壶”中溅出一滴酒,足可以让江湖中的诗鱼、诗虾醉死三千!
    第三辑《禅悟》把李晃推向疑似哲人境地。这家伙的豪气仍不减于佛门,他竟然还敢在太阳那个蒲团上打坐!这辑诗歌成就了李晃放达不拘的性格。他能执着于诗歌,超然于物质生活,在当下物欲横流的现实里的确难能可贵。
    我们可以羡慕富贵,但我们不可轻视文人,因为富贵是过眼云烟,文人尤其是有为文人可以将人间百态载入史册。下次你见到李晃,别因为他衣着的普通和言行的一般而看轻他,因为湖湘诗坛文化与岭南诗坛文化,很可能有一笔是他书写的。

(作者:王熙远


相关阅读:

____
  • 谭仲池
    谭仲池
  • 雪马
    雪马
  • 刘虔
    刘虔
  • 谭克修
    谭克修
  • 胡的清
    胡的清
  • 熊国华
    熊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