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荡子诗歌的哲学研究(八)(张绍民)

┌2013-10-28┐┌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八、比偶像更强大的是诗歌

——读东荡子的诗作笔记

导语

我一直想读到真正的好诗,东荡子的诗作满足了我的要求,对我个人来说,阅读好诗可以清洗我的灵魂。我坚信人生是对一个人的惩罚,要想获救,就可以从皈依诗歌找到出路,诗歌是灵魂的出口,从出口向前,有辽阔的家园。一个人成为我们所说的人,完全是被迫的,他完全是在执行使命,被派遣,来到人间有了人体,有了人体里寄居的一切人所不知的秘密。在这里,我们只能相信有一种力量,叫做神。人生等于一场痛苦,而选择一些人成为优秀诗人,则是神的寄托、希望,也是人自身的希望和被迫觉醒。我们人,生活在地球上,目前来说是生活在永远的异乡,但我们在地球以外,在时空语言以外,在表达以外,有我们自己真正的故乡,好诗会把我们带到那里,东荡子的诗作是其中的一条通道。
诗人东荡子的诗歌创作大抵是短诗。短诗是时代的要求,也是这个诗歌的要求,是诗歌自身建设。在中国古代,中国优秀的诗人诗作大都是短诗。现在我用比喻说话,我把东荡子的作品比喻成为大地上的村庄,每一首短诗等于一个优秀的村庄。他的短诗容量极大。一首诗的外部和地基是语言,内部是秘密和仓库。
偶像是魔鬼的力量,在一个偶像世界,人们崇拜权力、金钱、暴力,使用奴役作为禁锢,而失去了生命的崇高,诗歌就是要恢复崇高,把那生命原本就有的呼喊回来。

 1诗歌是对神的言语的准确记录

原来我们一直要求诗歌有强烈的生命意识,这样的诗歌创作在生命还没有完善的时候,并未达到顶尖状态,真正的诗歌是从诗歌中取出的灵,对神的言语的认真记录。这比尘世的偶像所谓聚拢的暴力与垄断力量更为强大。尘世的人接受好诗的教育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真正的好诗不是积累我们所谈的知识,而是说出真知、真理。
    东荡子就在他的作品中言谈。
      走过许多的土地和村落
      它们使我迷茫
       为什么到处都是一样
        无边的天空
        鸟在永远地飞翔
                 ——《鸟在永远飞翔》
      人的肉身是比不上鸟的。在地大上,人只是过客,只是经过了永恒的一瞬。说出真理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诗人的好诗都在说出真理。
东荡子有这样一首诗——
      一天的痕迹
      那天经过沙河大街,看到他们在砍树
      那些树枝繁叶茂,树干却早已腐朽
       当我来到一片建筑区,看到了另外的景象
      一片树林被砍倒,有的细嫩,有的粗健
      同样枝繁叶茂,工人们坐在树上
      打盹,抽烟,盯着街边摆动的腰肢
      对他们来说,我的到来有点意外
      但我却想着是否该提醒他们
      下午5点30分秋天就过去了
一天的重量已经超过了历史的重量,历史是不存在的虚无,所以,历史的重量便是虚无的重量。历史被时间选用,从来都是安静的,在安静地选择人,而在人类中间,有一些人生活在历史外部。那些人成为历史的偏傍,历史永远找不到他们,也无法找到他们。
人在历史的时间里,完不成自己,因为历史的时间只是人自身恶的罪孽堆积,只有超越尘世的时间,才会回到永恒世界。

2诗歌用神的语言区别魔鬼的语言

      短诗是一种形势上的建设,它的粗短便于在人类中的行动,以便更好的帮助人类;好短诗是巨大的神,在人类中行走,对人类的帮助是多大呀。东荡子不少优秀的短诗应该是短诗的精品,典范作品。
    他的《朋友》这样写道——
      朋友离去草地已经很久
      他带着他的瓢,去了大海
      他要在大海里盗取海水
      远方的火焰正把守海水
      他带着他的伤
      他要在火焰中盗取海水
      天暗下来,朋友要一生才能回来
     说真话是诗人的先决条件。在生活中,诗人说出了朋友的真正意义,他所建立的朋友的意义,乃给了人类一个相当起初的道德秩序和标准。东荡子说过,“朋友就是两个月亮之间的和谐,是她们的互相照耀”,这首诗中的朋友就是指诗人自己或指任何一个人。东荡子说,每一个人都在为一滴海水而活着,而为了一滴海水则要付出他的一生,他的“朋友”指出了人活着的真谛,美丽而悲壮,把语言逼回了绝路。
  真正的诗歌语言都是把语言无情地“摧毁”,这个摧毁并不是破坏,而使像自然一样腐烂的粪便生长出美好的植物来。为此,并让语言建设出一个崭新的世界来。只要是真正的诗歌建筑,语言是自愿的。语言可以对自己背叛,告密,以便逃脱魔鬼的控制。因为魔鬼也在写诗,魔鬼也找到了很多恶的代表,很多恶的假诗人即魔鬼写诗的代表。
东荡子的诗歌语言相当干净、纯洁。诗人写作的语言干净意味着诗人内心、灵魂的干净。诗人把语言的诗歌视作灵魂的牧场,家园。从语言里找到世界的真相。
      植物在风中摇摆,像人的尾巴
      植物在我们迎接的深秋弃落它们的果实
                                    ——《植物在风中摇摆》
     语言的高尚可以净化心灵、人生。语言的秘密与写作的秘密有关,生命关在语言里严守秘密,也反叛秘密。
    我们来看看《九地集》作者前言的一段:
    多年以前,我在街头经常被一些卖老鼠药的江湖人的叫卖声吸引。其中一次,让我在那地摊前驻足了好久,那个中年汉子一副农民的敦厚,他蹲在地上极其平缓而有力地叫道:“药在哪里,老鼠就死在哪里”。顿时,我觉得我便是一匹藏在他面前的老鼠,我又好像带着一大群老鼠,停在他的面前。我的牛仔袋里全是一些可爱的老鼠,瞬刻,我开始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难道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它却道出了生的秘密、追求的秘密……最终是幸福的秘密吗?我感到幸福,又感到可怕……
     魔鬼的语言在地球上破坏着人类,但在诗人的风景下建设人类的家园,建设生活以外的家园。真正的人生,生命让语言干净了,语言可以强化人的生存,让生命体现出精神。东荡子的诗写出了生活的本来面目。用诗写生活、写生命,我理解的是,生活不是人体当下的生活,而是一种灵魂获得了灵魂的生活。原始生活是含有巨大秘密的生活,就是我们身体的日常生活。而诗歌所写的生命是同日常生活有区别的。活生生的原始日常生活不需要诗歌去写。诗歌写出了另外一种生活。
很多诗歌是魔鬼的代言,诗歌只有是神的代言,才能成为诗歌本身。

3诗歌是对生命包含的生活、生存、生计、生机、生死的全思想

   诗歌是人生的呼吸。
   诗歌是生命的觉醒。
诗歌是耕耘真理,耕耘神性的田野。
诗歌是生命的体温。
在诗歌里,全方位对生命本身进行靠近真理的行进。
     现在我们来注意东荡子两首诗作中的几个小节——
      童年时代
      我从那里望到的岁月,春天的山岗
      春天的河边小鹿在喝水,在凝望
                             ——《童年时代》
     
        少年时在河边玩耍

(作者:张绍民

____
  • 雪马
    雪马
  • 熊国华
    熊国华
  • 胡的清
    胡的清
  • 谭仲池
    谭仲池
  • 谭克修
    谭克修
  • 刘虔
    刘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