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虔:岁月在黄土地上流过

┌2012-09-09┐┌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岁月,在黄土地上流过(外一章)
 
    1  春月是一只青春鸟,驮着幽幽夜色,栖落在古城的檐角……
    但是,没有鹂歌。
    惟有夜的哑语,把全部柔情与沉静注进这焦渴经年而又活力永存的黄土地。月光濡湿了道路,风景渴望青铜与白石的火焰。我屏息而立,凝视时光深处,默默聆听被厚重的史册覆盖着的那些睡去的冬日和倒在冬日黄尘里不朽先人的英魂。静谧的夜更静谧了,如碧荷上的凝露,也在倾听?澎湃激荡、排闼而至的,正是那思想的潮水,铿然震慑着我的心:
    春天来了,不止在崎岖小径上徘徊。
    春天一定会在所有的枝头上萌芽开花。
    唤醒庄严的使命,唤醒酣睡的晨光同行。
    春天里诞生的一切,将拥抱这黄土地。
 
    2  夏日。东方地平线。一百个火红火红的太阳在分娩。
    这是黄土地沐浴光明的腾飞。苍穹深邃。旷野深邃。草木多情地摇曳着温暖与繁衍的欢悦……
    古老啜饮阳光的豪雨,成为年轻。
    真理集合起希望与力量。
    山岳和平原袒露着生机浩荡。
    所有黄皮肤里的血都在燃烧。
    岁月,庄严地掘进着,一如犍牛俯首负重,犁铧切开千古沉睡,切开荆榛丛生乱石遍野的荒芜。这是因劳作的艰辛而显沉重的时刻。然而,热汗涔涔的憧憬不曾松懈,终能战胜失落的迷惘。时光与爱流进田垄,漫过草地,萦绕多雾的山冈,不屈不挠地书写着神圣与丰美。
    石头上也开花了,梦幻成真。
    一切都被熔炼、锻造,再度辉煌。
    水不能淹,火不能焚;
    天不能陷,地不能埋。
    世界惊愕于这东方的奇迹:
    鼓荡黄土地生之征帆的永是滔滔黄河的精魂和血浪!
 
    3  欢乐,在起舞。
    伴着秋风的絮语和嬉戏,累累果实披满九月的枝头:
    这是江南织女机声里的果实。
    这是北国学者灯光灼亮的果实。
    农人与兵士的悲欢养育了它。
    昨日曾有的期待、忧虑、谋略和苦斗,都已酿成芬芳甜蜜的果汁……
    欢乐打开所有的门窗。
    人们走进丰收的季节。
    还记得来路上枯藤野蔓的羁绊吗?
    还记得黢色的夜,寒风与冰雪的袭击吗?
    在风云变幻的天空下我们曾呼唤着旗帜!
    当深渊吼叫时,怎能不珍视手中的果实?
    欢乐有时也会抿紧嘴唇,
    这是黄土地思索着神圣的心事……
 
    4  岁月闯进冬的迷宫,雪漫长天:
    眸子亮着晶莹的光焰,舞步旋出洁白的旋律,沸沸扬扬,却又悄无声息,雪,覆盖在广漠的黄土地上……
    我看到了严寒宣泄时的进逼。
    那冷峻的思考正说着柔曼的证词。
    但这绝不是最后的乐章。
    似烟,似云,如幻,如梦。在那周身丰羽的飞翔与颤动里,这多情的暖雪、圣洁的精灵,正缔造着一个白炽耀眼的世界,奉献的是忠贞不渝的许诺:
    让种子重新鼓满渴望。
    让江河掀起飞腾的热焰。
    让心充满未曾吐露的深沉的爱。
    静静地,没有惶惑,也没有玷污。
    而当最后一片残冰在荒滩上消融,当流浪的星星搜寻到春天第一声蛰音,黄土地将又重新奋起,去体认那无止无息的繁衍与收获的欢欣。
    岁月,永是威武地前行。
    黄土地,永葆不老的青春……
 
 
  我的种子在歌唱
 
    1  我从大地的仓廪中拾取了一粒种子。
    这是经过时间的簸扬之后所留下的最珍贵的果实;那些秕糠,那些无形的和有形的秕糠,都已被时间的罡风席卷而去了……
    我捧着这种子,仿佛捧着所有生命的精英,感到了它的殷实和神圣。
    它就是吸吮了那些流淌在废墟瓦砾间的血水长成的,还带着盛开在五月花朵上的泪的相思吗?
    或许,它在内心深藏着一弯新月的清冷和一线被地狱之门封锁着的不屈的阳光。
    或许,它是一首凝结了丰碑上的哀歌,一张驶离了痛苦深渊的远去的帆影。
    要不,它就是寻觅着春之路的呢喃的燕子遗落的,而且脱颖于冰山雪谷里的一片多情的新绿……
    我捧着这种子,无论做怎样的揣测,都难以品定它的那些微末详尽的经历;但我知道:
    它来自生活的深处。
    它负着历史的重托。
    它已经超度了衰老和绝望的劫难。
    它是生命的诗,是时间最高的杰作。
 
    2  而且,我还听到了它的歌唱,它和它的家族的一往情深的歌唱……
    虽然,秋风秋雨已经剥落了嫣红的花瓣,刀斧也已经删刈了枝叶的阴翳,但精妙的基因却囊括了它所浸浴的那个浩茫的世界。阳光、月辉、雨露、惊雷,伴着成熟的思想,正沉积在芬芳的果核的宁静里:
    于是,生机,变成了梦幻;
    觉醒,走入沉睡。
    但在种子的躯壳里,生命,依然是强旺的,犹如静海里的潜流,奔涌回环,动荡不已。那些隐伏着的崛起,那些封闭着的欢情,那些沉默了的呐喊,那些凝定了的飞跃……无不顽强地据有自己的阵地,一旦春风在手,便百倍勇敢地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全部热力。
    种子犹如金色的迷宫,会聚生活里多少瑰宝和珍奇!
    那里才是真正的乐园呢!
    那里,有无数丰沛、纯洁、光明的源泉。
    处处闪烁着星光流动的灵韵。
    在那里,纷繁、驳杂和喧闹非凡的世界净化了,升华了,也圣洁了,“被梦幻所再现,改变、修整,美化”,就像一颗美丽的童心。
    每一颗种子,都是运行着的发光的星体。
    每一颗种子,都藏匿着许多万古常新的故事。
 
    3  种子,既是历史对昨天的选择;
    也是被选择了的明天的历史。
    时间,将不断地萌发它的魅力,并且开掘它的威严和邈远的神思。
    大地,古老而年轻的大地,正由此日臻完美、丰饶,使所有生活的领域都葆有磅礴的希望和葱茏的生机。有时,狂沙、恶石和旱魃的肆虐,会把一方方绿色的热土沦为死寂的荒芜;但是,一颗渺小的在沙石和盐碱里拼搏冲杀并且绽开了新芽的芨芨草的种子,却能让死寂的希望复活,引来人们重新垦殖的眷顾。连芨芨草的种子都有勇气这样宣告:
    “不,我决不屈服于死亡的奴役……”
    正是从这里出发,从芨芨草的脚下出发,种子的家族走遍了莽莽大地的所有角落。
    在最富庶安详的园林扎根。
    也在最贫瘠的沙原和滩涂上落脚。
    遮天蔽日的榕树是最华美的乐章。
    带刺的仙人掌倾诉出最质朴的刚强。
    向所有的春天走去,但又绝不止于春天里的寻访。
    它们的心向着所有的日子。
    它们是慈厚的,愿把自己全部的爱,都覆盖在所有企盼着浓荫和丰稔的土地上……
 
    4  我从大地的仓廪里拾取了一粒种子。
    我捧着它,就像捧着一个希望的宁馨儿,感到了它的神圣和殷实。
    时间,是会剥蚀一切的呀!
    唯独这种子和它的家族却能在时间的剥蚀中赢取自己的生涯和这生涯延续不绝的韵律。
    在时间流动的地方,一定有种子的歌唱。
    我向大地的远方走去。
    我将播下这种子。
    它会变成一丛秀色繁茂的紫藤萝,用馥郁的花阴庇佑着黄昏时的爱情。
    它将腾飞于天,像云雀一样把歌声带进天堂。
    或许,它竟被一块沉重的崖石所挤压,只能开一朵白色的小花儿絮语春光……
    但无论怎样,我都信赖这种子。
    信赖这生命的凝静如诗的魂魄。
    信赖它的不可压抑的伟力。
    信赖它,如同信赖大地母亲一样的坚定和真实。
    我捧着我的种子向大地走去。
    我的心,摒却了一切虚空的忧郁……
 
-----------------------
  刘虔:男,湖南武冈人,定居北京,《人民日报》原高级编辑。著有散文诗集《春天,燃烧的花朵》《大地与梦想》等5部,另有报告文学集《拒绝平庸的年代》等。
    散文诗观:作为新诗一翼的散文诗,那是人的心灵最自由的飞翔,凌空蹈虚、凝视滚滚红尘的飞翔。

(作者:刘虔


相关阅读:

____
  • 谭克修
    谭克修
  • 谭仲池
    谭仲池
  • 熊国华
    熊国华
  • 雪马
    雪马
  • 胡的清
    胡的清
  • 刘虔
    刘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