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岳汉散文诗选

┌2012-09-09┐┌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晨  曦(外三章)
 
  徒涉。止于夜海之滨。
  遥望黎明混浊的彼岸,隐隐泊靠一条破漏的,乌云的弃舟。
  (它沉溺洪荒劫后惨淡败落的梦境)
   
  寂。淼。
  低俯。你将它从不可自拔的泥淖中缓缓打捞起来,用彩笔悉心地涂画成一只金色的小船。
   
  能载我同行么?
   
  天河——舀动。
  波光炫目。一叶新霞,
  舒曼地摇了过来。
 
   
  古渡口
 
  多少年了。
  还是那个渡口。
  还是那条渡船。
   
  停停靠靠。春江秋月,不知多少来回。
  两岸青山未老。过往帆船未老。过渡的人,也不见得比过去的老。
  可是,我认识的这只渡船破旧了,老了。
  我认识的这位渡船老倌,鬓挂霜,眉沾雪,老了。
   
  踏上悠悠晃晃的船头,躬身进舱,隔着通向舵舱的窄窄的小门,狡黠地探问:还认得啵?
  睁大画满鱼尾、却依然小河般清澈的老花眼,打量我好一阵子,才“呵”了一声——
  “认出来了。你不是——老了!”
  是老了。
   
  古老的河上。古老的渡口。
  古老的渡船,咿咿呀呀,把一代代人渡老了。
 
   
  理  发
 
  一剪剪,将伊的青丝断成零零碎碎的记忆。谁去收拾?
  一剪剪,纷落的,是不胜繁杂的过去。
   
  头颅如山,青山不能常在;
  愁思若海,难得刀剪修平。
   
  日子疯长。影子日瘦。
  时光日短。
  剪子日钝。理还乱。竟纷扬起如尘,如粉,如屑的小雪,悄悄落在双鬓。
   
  落在你的双鬓。落在我的双鬓。
  方知,岁月在嘁嘁喳喳的剪铰中支离破碎,在几番梳洗中,
  径自走远。
   
  窗外。行行秃柳,倒挂起一丛丛素洁透明的珊瑚;
  莽莽苍山,一夜间竟白了少年头。
 
   
  冬  夜
 
  此刻的村庄,一群白狗。
  披厚厚的落雪,蜷伏广袤无垠的雪原上,迷失归途。
  偶尔传来几声汪汪的吠叫也是纯然的冬梦般的雪白么?
   
  旷寂。
  证实冰清玉洁的世界真实地存在。
   
  一株老槐,几经风霜雨雪的鞭打,劫掠。
  雪原上惟一站得住脚跟的硬汉子,举臂仰面朝天,徒劳地呼号着要索还丧失了的青春。
   
  坏心眼的冬云,煽动浊流暗涌,以决不罢休的姿态,将傍晚醉倒的老太阳浸泡成一副冰凉的小石磨,悬挂在茅檐般低矮黯淡的天空,碾撒疏一阵密一阵关于这个季节的闲言碎语。
   
  不甘寂寞的蛙鼓手,自诩音乐家的秋虫们,此刻都躲进只能容纳下它们自己的小天地里。
   
  有一个窗口,亮盏橘红的灯。
  老人们围坐红旺旺的火塘,一边唠叨天是黑的,地是白的,一边揽定膝上的楠盘,拣选着明年春播的种子。
 
 
 
 
 

(作者:邹岳汉


相关阅读:

  • 范如虹:尴尬的约会 2012-09-09 22:03:01
  • 冯明德散文诗选 2012-09-09 21:56:41
  • ____
    • 谭仲池
      谭仲池
    • 刘虔
      刘虔
    • 熊国华
      熊国华
    • 雪马
      雪马
    • 谭克修
      谭克修
    • 胡的清
      胡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