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需要怎样的阅读?(谭旭东)

┌2012-09-11┐┌来源:www.hnsrw.com┐┌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儿童阅读是一个大问题,直接关系到孩子的成长,关系到教育的效果,尤其是童年的阅读其实是一生的奠基,因此无论是家庭,还是中小学校,乃至幼儿园,都很重视早期阅读和童年阅读。这些年,很多大城市涌现了很多儿童阅读推广人,还有一些社区也出现了故事妈妈,还有很多儿童文学作家进校园,讲文学、讲阅读、讲写作,显示出社会对儿童阅读重要性的认识,这些都表明,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儿童阅读,尤其是儿童文学阅读的价值。
 
  近几年,我主编了一系列儿童文学作品集,一是因为当前儿童文学作品的确有不少值得我们选读的佳作,我本人也对这些作家怀着深深的敬意;二是因为目前的语文教育环境,还有儿童的精神成长,也的确需要提供一些恰当的“课外语文” ,也就是说,儿童课外阅读还需要以儿童文学精品为主。
 
  众所周知,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有着密切的联系。上个世纪之初,商务印书馆和开明书店出版的系列“晚清儿童读物”和“民国语文教材” ,都是把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紧密结合的。它们在今天看来依然有阅读价值,主要有三个方面的特点:第一,紧紧抓住儿童心理,考虑到儿童的接受,使读物符合儿童教育;第二,读物以儿童文学为主,而且选编者一般都是现代儿童文学的开创者,如孙毓修、叶圣陶和郑振铎等,都是现代儿童文学的先驱,他们也是现代语文教育的先行者;第三,在选编时,淡化工具性和知识性,突出人文性,因此那些作品在培养审美和情操方面是非常有效的。
 
  现在,语文教育与儿童文学的关联似乎也比较紧,但仔细审视,与上个世纪之初的现代儿童观和现代语文观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从新世纪之初启用的小学语文教材,相当一部分虽然采用的是儿童文学作品,但基本上都做了改编,很多原汁原味的很美很诗意很动情的文字,经编者一改写,就变成了教化色彩很浓,而且语言干巴的小短文,特别是很多优美的诗歌作品,一改就完全失去了原来的语言美、意象美和意境美。且小学语文课教学,长期以来强调的是认字、造句,作文也是依据记叙文、议论文和说明文的机械的考试模式来教学,因此很多孩子不喜欢,甚至很厌倦语文课。我女儿正在读小学三年级,她们领到的“语文同步阅读教材” ,也编得不太好,文章大部分都是改写的,且不说改写者水平是不是有原作者那么高,单是按创作本身的规律来讲,这也是不可以的。一篇童话、一首诗和一篇散文的创作,是非常强调个人情感和情境的独特性的,没有完全相同的生命和生活体验,改写者怎么可以理解作者的原意呢!因此,保留原作风貌,就是保留了艺术的最初气质及其独特的审美世界,给孩子读改写过的语文教材,既弱化了文学的作用,也冲淡了语文的审美和育人功能。
 
  正因处于这种情形,中小学语文课的教学和学校的阅读方法,大家都知道,是难以满足儿童阅读需要的,因此,构建优质的“课外语文”就需要非常重视了。那么,什么是优质的“课外语文”呢?我觉得优质的“课外语文” ,就是在课外,或者说在学校之外,再给孩子一个新鲜的语文空间,一个空灵的、活泼的文学阅读情境,所以,一些优秀的课外读物的选编,就显得非常重要。在北京市一些特级教师和有关部门的关心、支持下, 2007年,我和苏立康、张杰等教学名师就主编了一套北京市语文诵读教材,获得了北京市的中小学教材立项,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可惜因为中小学教材发行和使用一直被某种力量垄断,这套新鲜的诵读教材,只在门头沟和石景山等少数几个区发行。去年,我和未来出版社合作,开始打造儿童文学原创品牌,也用心介入儿童阅读环境的改良,我主编的“年度最值得推荐的儿童文学作品选”系列,就是一个很好的尝试。读者翻阅时,不难发现这套书中的作品都是刊登在全国各少儿报刊上的佳作,经过精心挑选、编辑分类,结集起来的,它们就像我们刚才菜地农场里摘来的新鲜果蔬,散发出新鲜浓郁的芬芳的,而且无疑都是贴近生活,贴近时代,也是与今天的儿童心灵世界紧密沟通的。
 
  提出这些,并不是做广告,只是想告诉大家:儿童阅读是需要有心人的,需要一些既有专业眼光、视野和经验,同时也理解儿童阅读的关键所在的人来参与。现在各地都在抓素质教育,但口号多,实践少,“语文课改”也喊了好几年,结果是课改不但没有释放教师的创造性,反而还加重了教师的精神负担和学生的学习负担。

(作者:谭旭东


相关阅读:

____
  • 雪马
    雪马
  • 刘虔
    刘虔
  • 谭克修
    谭克修
  • 谭仲池
    谭仲池
  • 熊国华
    熊国华
  • 胡的清
    胡的清